“南老头,你什么意思?我的进攻怎么不顺利了?我告诉你,那是我之前想要用血海境这里的人,把血海境这里给控制住,这才没有进攻,谁知道血杀宗这里的人那么废物,竟然根本就挡不住别人的进攻,我这才想要自己进攻,你看着吧,只要我一进攻,血杀境这里很快就可以拿下。”北卫王两眼狠狠的着那老头道。

那老头看着北卫王的样子,却是微微一笑道:“小北啊,不要说大话,我怎么听说,对方已经想出来,克制你这雾界的方法了?要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么对方就可以把你的雾界破去,那你真的以为,你能把血海境的人一举拿下吗?听说现在血海境可是已经一统了。”

北卫王一听那老头的话,脸上的怒色到是消失了,他看着那老人,微微一眯眼睛道:“这你都知道?这么看起来,你应该还知道不少事情啊?南老头,莫不是你在我的手下,也安排了人不成?”一边说着北卫王一边眯着眼睛看着那老头,他条相俊美,现在这么一眯眼睛,到是有那么一丝的笑意来,但是这样的表情,看到那老头的眼中,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这老头不是别人,正是影界的南卫王,而这南卫王与北卫王之间,虽然没有什么矛盾,但是也没有太大的交情,不过南卫王对于北卫王还是十分了解的,这北卫王可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说翻脸就翻脸,所以他也不想得罪北卫王。

而这北卫王还有一个毛病,却是整个影界的人都和道的,听说北卫王一但眯起眼睛,看起来好像笑一样,那就代表着他真的生气了,一个弄不好,就要跟你不死不休了,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一看到北卫王是这样的表情,南卫王的心里也是不由得一突,他看着北卫王笑着道:“小北啊,你还真是多心啊,你把那些修士,全都集中了起来,难道我不会派人去问吗?你以为那些人知道,我们是什么南卫王还是北卫王吗?自然把他们知道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了,在说了,你现在是什么情况,也不用别人多说什么吧?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不是吗?”

北卫王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哈哈大笑道:“不错,你说的不错,不过我却并不是十分的担心,你看到了吗?我今天对他们发起了攻击,他们不是要对我们进攻的,我就提前攻击他们,可是他们现在却只是退,不敢与我对战,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们怕是根本就没有什么克制我雾界的东西,在说了,你真的以为,他们能克制我的雾界吗?你把我雾界想的也太简单了,我算是看出来了,血海境这里的这些修士,全都是一些内斗还行的家伙,真要跟我们斗,他们差得远了。”

南卫王看了北卫王一眼,微微一笑道:“小北啊,你可不要大意啊,这一次的事情,陛下十分的重神,而且他还把这一次的任务,交给了我们五卫来解决,你代表的可不只是你自己,还有我们五卫王,如果你没有做好的话,那么被别人看不起的,可不只是你,还有我们几个,我到是无所谓,我老了,脸皮也厚了,根本就不在乎,但是其它人却是不一样,要是你失败了,其它三个家伙,怕是会找上你,到时候怕是就没有我老头子这么好说话了。”

北卫王看了南卫王一眼,冷哼了一声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们五卫王好不容易得到了这么一个立功的机会,你以为我会让其它人看笑话吗?要不是因为太过于小心了,我会等到这个时候才进攻?我早就进攻了,不过现在,我已经把血海境这里的底给摸的差不多了,也是时候进攻了,只要是能把这些修士给灭了,那么血海境就会落入到我们手里,那时陛下的任务可就算是完成了。”

南卫王看着他,点了点头,沉声道:“好,你有把握就好,我的人也做好了准备,这一次我们一定要把任务给完成的漂漂亮亮的,你也不要小看了血海境这里的人,他们要是集中了兵力,数量也是不少的,如果用得着我的地方,直接告诉我,现在不是贪功的时候,先把陛下的任务完成了,才是真格的,要是完不成,你我都要倒霉。”

北卫王满不在乎的点了点头道:“放心好了,不会有事儿的,我心里有数,早就已经做好准备了,现在那些人的内部,也有我的人,到时候会在我们对战的时候,在内部进行破坏,他们是赢不了我的,你就放心好了。”说完北卫王拿出了一杯茶,一口喝了下去。

南卫王看着他的样子,也没有在说什么,也拿起了茶,喝了一口,他对于北卫王,其实还是很放心的,虽然北卫王看起来好像是有些不着调的样子,但是做事儿还是十分有章法的,应该不会乱来,所以他也并不是很担心,只是提醒北卫王一下罢了。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天,依然是赵海他们的准备时间,赵海依然没有提前进攻的意思,他说了要在明天进行攻击,就会在明天进行攻击,所以他还是命令后退,同时他也在观察着手下所有的人,他想要看看,这些人都有什么样的反应。

这一观察,还真的是让他看出了一些东西,巨魔宗和血杀宗,还有血海联盟,原本这三宗的弟子,是最为安份的,虽然他们是在后退,但是这三宗的弟子还是在进行着最后的准备,也没有说什么,要说有什么异样的话,就是显得有点着急,看样子他们是想早一点儿进攻影界的大军。

而六大宗门投降的那些人,却显得有些不安份,他们嘴里开始的抱怨之声,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赵海要一直下令后退,这让他们有些不满,不过也就是抱怨了几句,并没有太大的反应,毕竟他们现在也是血杀宗的人了,要是他们敢乱来的话,那等着他们的可是宗规了,有一些人甚至连抱怨都不敢,因为现在管着他们的人,已经不是他们原来宗门的人了,而是其它宗门的人,他们还怕自己说错一句话,会引来杀身之祸呢。

这些人全都没有什么问题,他们的反应也是正常的,但是有一些人的反应,却是引起了赵海的注意,这些人是后来加入到血杀宗里的一些散修或是一些小宗门的人,这些人反应就有些奇怪了,他们在赵海下令不停后退的时候,到是没有太大的反应,也没有一人抢怨,而是跑到人多的地方,报怨最多的地方,去用言语去挑拨众人,说赵海下令后退,就是因为他不想跟影界的人对战,是怕了影界的人,说赵海之前对付六大宗门,全都是借口,其实就是为了对付六大宗门,他自己其实都没有想过要灭掉影界的人,他不过就是想要让血杀宗一统血海境,这才找的一个借口罢了。

还有的人说什么,影界的实力强大无比,血杀宗知道不是影界的对手,这才后退的,还有的人说,赵海之前说的,他有对付影界灰雾的方法,其实全都是骗人的,他根本就没有对付影界灰雾的方法,要是他有这种方法的话,为什么现在不使用。

这样的言论全都是从这些人的口中传出来的,以是引起了一些人的共鸣,而赵海也很快就锁定了这些人,要知道这些人现在可全都是在灵阵岛上,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是瞒不过赵海和阵老的,而赵海也早就交待过阵老了,让阵老监视岛上的情况,所以那些人所说的话,所做的事情,全都被赵海和阵老给知道了。

阵老在发现了这种情况之后,马上就把事情告诉了赵海,赵海其实早就已经知道了,不过他并没有现在就对这些人动手,因为他十分的清楚,明天他们就要进攻了,到那个时候在收拾这些人,比现在收拾可是要强得多。

一天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随后就到了赵海说过的,要反攻影界的时间了,这一天灵阵岛不在后退了,整条防线也停了下来,血杀宗各分堂的弟子,也全都集中到了灵阵岛这里,灵阵岛这里已经用那些藤蔓,组成了好几层,可以住得下很多的人,所以就算是血杀宗现在在这里集中了近五百万的大军,也不用担心住不下。

这些人并不是血杀宗的所有人,事实上血杀宗还有很多的弟子,并没有参加这一次的行动,他们是被选出了,进行进一步的培养的,当然,还有数量众多的死灵一族,也没有参与到大军之中。

现在所有人都被集中到了灵阵岛这里,而灵阵岛现在好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植物楼,这植物楼的足有百层左右,是一个圆桶形,在植物楼的中间,是一个空地,而所有血杀宗的弟子,全都集中在楼里,他们不管是站在那一层,都可以看到楼中间的空地。

虽然有五百万人,但是站在一百层的大楼里,却也并不显得多,他们这楼的设计十分的古怪,是楼外高一些,楼内低一些,越是往中间的位置越低,所以所有人都可以看到楼中间的位置。

抖阴成人楼中间人位置上,有一个直径在百米左右的高层,现在这高台上却是一个人都没有,不过所有人都站在那里静静的等着,他们相信,赵海是不会无缘无故的弄出这么一个高台来的,而且今天还是要反攻影界大军的日子,他们相信赵海一定是有话要说。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