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一族与战甲系的人可不一样,他们是傀儡开了灵智,所以他们的修练方式,就只有一种,就是法阵的修练,在自己的身体里刻画法阵,让自己变得更强,这就是傀儡一族的修练方式,所以傀儡一族的属性也只有这一种,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傀儡一族要是想要领悟法则之力,最有可能领悟的,就是法阵法则,他们想领悟其它的法则,都会十分的困难,因为他们不管是功法还是属性,全都是法阵,可以说法阵就是他们的生命,就是他们的力量,所以他们也几乎只能领悟这一种法则。

如果他们的体内多出了一个法阵法则符文,那他们的实力,绝对会超过战甲系的人,因为战甲系的人,他们的战斗力是来自于战甲,而傀儡一族他们的战斗力,就是他们本身就有的,所以要真的说起来,赵海对于傀儡一族还是十分看好的。只是可惜,傀儡一族的人数还是太少了,也就只能跟战甲系的人一起行动。

但是这也并不是说,战甲系的人,就一定会比傀儡一族的人差,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战甲系的人,要真的说起战斗力来,可能还要比傀儡一族强上一点儿,因为傀儡一族弄不好,一辈子也就只能领悟一个法则之力,那他们也就只能用一种法则之力,而战甲系的人,最起码他们都可以用两种法则之力,一种是他们本身参悟出来的法则之力,而另一种,就是战甲上的法则符文。

当然,现在他们的战甲上还没有法则符文,赵海并没有在他们的战甲上装法则符文,不要说他们的战甲,就算是闻于名他们弄出来的血杀战舰上,赵海都没有准备,现在就在上面装上法则符文,更不要说战甲系的战甲了,一定要等到他们的实力达到了一定的成度,才能在他们的战甲上装上法则符文,不然的话,会给他们带来危险的。

法则符文并不是什么人都能控制得了的,像血杀战舰,如果血杀战舰上,真的准备用法则符文,那控制战舰的,就一定是一个领悟了法则之力的人,如果是一般的人,是不可能操纵有法则符文的法器的,一但引起法则符文的反噬,那他们可就死定了。

而赵海却认为,战甲系的人,有可能在没有领悟法则之力的时候,就能操纵带法则符文的战甲,之所以会这么想,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这种战甲,相当于战甲系弟子的本命法器,本命法器与一般的法器可不一样,一般的法器要是太强的话,那修士是没有办法操纵的,你想要操纵强大的法器,就一定要有足够强的实力才行,不然的话,是没有可能操纵太强的法器的,光是反噬就会要你的命。

而本命法器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一般的情况下,本命法器是不会伤害自己的主人的,所以一般修士的本命法器,如果十分的强悍,他们也可以使用,而且他们的本命法器,可能还会反过来影响到他们,让他们的实力提升的更快,这对于修士来说也是好事儿。

只不过现在还不行,现在钟盛他们的实力还是太差了,如果现在就让他们用带有法则符文的本命法器的话,那对于他们来说,就真的是太危险了,虽然说本命法器不会反噬他们,但光是法则符文的消耗,也足可以把他们吸成人干,就更不要说使用了,所以一定要等到钟盛他们达到了一定的成度,能受得了法则符文的消耗,才能在他们的战甲里,装上法则符文,不然的话是不行的。

这也是赵海为什么看中战甲系的原因,因为战甲系的人,是有可能在本身还没有参悟法则之力的时候,就能使用法则之力的人,他当然看中了。

现在看到傀儡一族与战甲系的人斗智斗勇,赵海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这对于他们来说可是好事儿,因为他们想要打败对方,就必须要更加深入的了解对方,等到他们真正的完全了解了对方,在与对方合作,那就会更加的顺利了。

赵海收起了那些投影,看了一看四周,他还是自己一个人呆在一片空间里,不过他现在不想在呆在这里了,他准备出去看看,最起码去见见劳拉她们,因为这些天,他已经参悟出了太多的法则之力,已经有些心浮气躁了,他十分的清楚,这并不是好事儿,因为他太着急了,所以参悟了太多的法则之力,这也弄得他都有一些根基不稳了,所以才会影响到他的心境,所以他接下来一段时间,不能在参悟法则了,应该放松一下心态,慢慢的消化自己参悟出来的那些东西,只有这样,他才能做到,让那些法则之力,完全变成自己的东西。

一想到这里,下一刻赵海身形一动,就直接出现在了空间别墅那里,一到空间别墅那里,赵海就是一愣,因为他感觉到,空间别墅里,竟然有一股很强的力量传来,他马上就进入到了空间别墅,就看到劳拉她们正在围着一个立体法阵在看着,而那股强大的力量,正是从那个立体法阵之中传出来的。

劳拉她们也听到了声音,全都转头一看,发现是赵海,她们的脸上全都露出了笑容,劳拉更是开口道:“海哥,快来,你看看我们新研究出来的一种法阵。”

赵海笑着走了过去,看着那个立体法阵,一边看一边道:“什么法阵啊?”他的目光落到了那个立体法阵上,很快就被这个立体法阵给吸引了,他发现这个立体法阵,他竟然不认识,这到是有些奇了。

赵海虽然不敢说,一定会认识所有的立体法阵,但是一般的立体法阵,他看一眼就能知道,这种立体法阵,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是动物体内的立体法阵,还是植物体内的立体法阵,这个立体法阵是什么属性的,这些他都可以猜得到。

但是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个立体法阵,赵海却猜不到,因为这个立体法阵,他真的没有见过,最主要的是,这个立体法阵,有一部分动物立体法阵的特性,还有一部分植物立体法阵的特性,本来动物立体法阵的特性,和植物立体法阵的特性,其实是相互对立的,两者之间不能说完全的不能共存吧,但是想要共存也会十分的困难。

但是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个法阵,里面不但有动物立体法阵的特性,而且有植物立体法阵的特性,这让赵海不由得大吃了一惊,注意力完全的被吸引了。

劳拉一看赵海的注意力,全都放到了法阵上,她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神情,其它人也是一样,几人的脸上全都露出了得意的神情,随后劳拉开口道:“海哥,我们是在进行一种特别的试验,就是把动物体内的立体法阵,和植物体内的立体法阵,给结合起来,我们之前进行了多次试验,一直都没有成功,但是这一次的试验却成功了,我们成功的把铁刺猬和剑草体内立体法阵给结合了起来,因为剑草体内的立体法阵用的多一些,而铁刺猬体内的立体法阵用的少一些,所以这一次的法阵,应该是以剑草的法阵为主,但是具体有什么能力,这个我们还不知道。”

赵海点了点头,接着开口道:“有没有进行过推衍?”赵海所说的推衍,就是用衍天球进行一下数据分板和模似,看看这样的法阵会弄出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劳拉摇了摇头道:“还没有,现在这个法阵刚刚成形,还没有进行数据推衍。”

赵海笑着道:“那就马上进行吧,正好我最近也想要休息一段时间,我们一起做。”劳拉她们当然是不会反对,他们马上就开始把这个法阵给输入到了衍天球里,然后开始进行数据推衍,其实他们只需要把数据输入到衍天球里就好了,接下来的计算,完全可以交给衍天球自己来完成,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还是要盯着一点儿的。

这一次的法阵并不是很复杂,所以推衍也没有用去多长时间,不一会儿推衍的结果就出现了,赵海他们马上就看着衍天球上出现的那个投影,在看到sg11.水果那个投影的一瞬间,赵海他们都不由得愣住了,因为这个投影上,出现的好像就是一颗普通的剑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这让赵海不由得有些好奇,随后他马上就看着这颗剑草旁边的数据分析。

这一看剑草旁边的数据分析,赵海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他不由得笑着道:“哈哈哈,真是没有想到,现在这剑草竟然可以自己行动了。”

劳拉她们也看到这颗剑草旁边的数据分析,他们的脸上也都露出了笑容,跟据这剑草旁边的数据分析可以看得出来,这剑草在结合了一部分铁刺猬的法阵符文之后,不但叶子变得更加的坚韧了,而且还可以自己行动了。

剑草是现在血杀宗里很普通的一种战植,这种战植的特点就是,十分的坚韧,叶子似剑,十分的锋利,如果你想要从一片剑草丛中过,那剑草的叶子,就会在你的身上,留下无数道伤口,但是这种剑草,并不是主动的攻击,他们只是叶子比较坚韧锋利罢了。

剑草也有跟其它战植一样的问题,第一就是没有自主意识,也就是说,他们始终是植物,不会自己去思考,他们的能力,都是他们天生就有的,并不是像人或是动物那样,是通过思考之后,做出来的决定,动物虽然没有人那么聪明,但是他们有的时候,也并不是完全的凭着本能行事,他们也是会思考的。

而植物是不会思考的,他们所有的能力,全都是天生的,就连铁锤树都是一样,他们会攻击靠近他们的人,而他们之所以不会攻击血杀宗的弟子,是因为他们把血杀宗的弟子,当成了他们的同类,所以他们不会攻击血杀宗的弟子,这并不是说他们会思考,只是说明他们的本能就是这样的,并不是来自于思考。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