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庆天呆呆的看着上官清,好一会儿他才长出了口气,道:“你是听谁这么跟你说的?”李庆天真的不明白,上官清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得是多么天真的人,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啊,他真的是有些不明白,这些云海境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上官清沉声道:“这还用人说吗?老伙计,你不会认为,你之前说的是真的吧?影界的人真的会把一个界面给变成奴后?那些兽奴兵真的是修士变成的?不会的,那些不过就是血杀宗的人在骗你罢了,影界的人是不会那么做的,他们还是需要我们的,不只是影界的人需要我们,血杀宗的人也需要我们,所以他们不会动我们。”

李庆天一听上官清这么说,不由得一惊,他马上就意识到,事情可能不对,不像他想像的那么简单,他原本已经把影界的所作所为,都跟上官清说的十分的清楚了,当时上官清已经相信了他说的话,可是现在,上官清却不相信了,还说出了这样的一翻说辞,甚至还有帮着影界说话的意思,这话绝对不可能是上官清自己想出来的,一定是有人跟他这么说过,让他认为是这样,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是谁跟他说的这些话?那人的目地是什么?这背后会不会有影界人的影子?

一想到这里,李庆天的脸色也不由得微微一变,随后他一脸平静的看着上官清道:“上官,这些话到底是谁跟你说的?是谁跟你说,影界的人是不可能把人变成兽奴兵,是不可能把云海境变成奴兵界的?”

上官清一听李庆天这么说,两眼闪烁了一下,接着沉声道:“大家都这么说,这有什么不对吗?难道不是这样吗?”上官清当然知道是谁跟他说这些的,但是他却没有跟李庆天说实话,因为他觉得那人说的有道理,而且他也觉得,李庆天真的像那人说的那样,真的已经完全的站在了血杀宗这一边,完全的不想要帮他们了,他只为血杀宗考虑,而不是为他们考虑,他已经变了。

李庆天看到了上官清的眼神,他的心里更惊了,他看着上官清道:“老伙计,我们认识的年头也不短了,甚至可以说,我们李家与我们上官家是世交,我李庆天什么时候骗过你?我可以十分清楚的告诉你,我在大营那里,跟你说的话全都是真的,一点虚假的内容都没有,影界的人是不可能真的让我们在回到云海境去的,他们是真的会把云海境变成一个奴兵界,那些兽奴兵,真的是由修士变成的。”

上官清看着李庆天,李庆天一脸平静的看着他,两眼跟他对视,没有一点儿退缩的意思,这让上官清的脸色有些惊奇了起来,随后变成了沉思,接着他看着李庆天道:“老李,你说的可是真的?你之前真的没有骗我?”

李庆天苦笑了一下,接着他叹了口气道:“如果真的像他说的那样,那么你认为血杀宗的人,难道会像现在这样,一直跟影界的人对抗吗?你不会以为,血杀宗以前就这么强吧?要是他们以前真的这么强的话,他们会被影界入侵吗?老伙计,你应该清楚,在大营那里的时候,影界的人是如何的对你们的,就算是现在,影界的人还会指使着云海境的人来进攻血杀宗的防线,很明显的,他们是不可能攻破防线的,影界的人已经不在进攻了,可是他们还是让云海境的人进攻,这是为什么?难道他们真的相信,云海境的人能攻破血杀宗的防线?不可能吧?他们还不是为了消耗血杀宗那些高手的数量。”

“什么?现在影界的人还在让云海境的人进攻血杀宗?这怎么可能?”上官清一听李庆天这么说,不由得大吃了一惊,也不怪他不知道这件事情,他们一直都在玄武岛这里,而且他们住在这里的人,全都是云海境的人,在加上他们都忙着炼制身外化身,他们很少会跟血杀宗的人接触,所以得不到外面的消息也是正常的。

李庆天看着上官清的样子,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道:“老伙计,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你现在可以进入真实幻境了,你可以在真实幻境里打听一下外面的事情,你们可以得到很多的情况,难道你真的是什么都没有打听吗?”

上官清一听李庆天这么说,不由得老脸一红,他还真的是没有打听,因为他们这些天,光是忙着学习法阵之术了,根本就没有心思把时间浪费在打听情况上,所以对于外面的事情,他知道的还真的不多。

看着上官清的样子,李庆天不由得长出了口气,随后他开口道:“老伙计,这些天你们真的没有离开过这里吗?我记得宗主好像是没有限制你们的人身自由吧?你们可以随意的离开这里,去打听外面的情况吧?你们为什么没有去外面打听一下情况?”

上官清一听李庆天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道:“我们可以离开这里吗?没有人跟我们说过啊?在说了,我们现在每天都在忙着炼制身外化身,也没有时间出去,所以没有人出去,我们这些天都只是呆在这里。”

李庆天不由得叹了口气,他明白问题出现在那里了,上官清他们这些人,刚刚从云海境那里到血海境这里来,对这里是完全的陌生,对于血杀宗也十分的陌生,血杀宗的人把他们带到这里来,是为了让他们更好炼制身外化身,等他们炼制好了身外化身之后,在给他们任务,或是给他们分配堂口,但是却人抓住了这个机会,跟他们说了一些影界的好处,说了血杀宗的坏话,甚至还给他们灌输了一种,让云海境可以独立的思想,让上官清他们有了一些不该有的幻想。

李庆天十分的清楚,不管是血杀宗占领了云海境,还是影界占领了云海境,都是不可能把云海境在交给他们这些人来管理的,吃到嘴里的人,怎么可能在吐出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跟上官清他们说这些话的人,绝对是别有用心。

不过李庆天也理解上官清他们这些人为什么会相信对方的话,他们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而且还里还十分的封闭,这让他们的心里总是会有一丝的不安感,而这丝的不安感,会让他们不自觉的抱团,而在这个过程中,只要有人站出来,那么这个人就会成为他们的主心骨,他们就会不自觉的听那人的话,而那人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慢慢的给上官清他们洗脑的,让上官清他们有了这种想法。

而且看上官清他们现在的样子,还十分的围护那个人,所以这件事情必须要解决,因为李庆天觉得,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对方一定是影界的人,已经死心踏地的跟着影界了,不然的话也不会跟上官清他们说这些。

李庆天看着上官清,沉声道:“黄瓜成视频人下载老伙计,宗主让你们在这里炼制身外化身,是为了让你们尽快的得到身外化身,让你们多几条命,这样你们以后才会更加的安全,并没有限制你们的自由,你们这里又不是前线,为什么要限制你们的自由?你们完全可以自己出去打听一下外面的情况,甚至你们提出申请,都可以去前线那里看看战况,这些都是允许的,现在前线那里,几乎没有任何的战事了,你们却把自己给关了起来,这算怎么回事儿?而且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不管以后云海境那里会怎么样,你都不用在想别的了,你成为血杀宗的人,你认为血杀宗还会让你们离开吗?你们加入了血杀宗,得到了这么多的好处,在让你们离开,你认为这有可能吗?不要说血杀宗,就算是任何一个宗门,都不会干这样的事情,就算是以前在上清宗,你要是敢这么干,那也是要按叛宗之罪来处置的,至于我说的兽奴兵和影界的事情,在血杀宗这里,都有十分详细的资料,而这些资料不只是给你准备的,是给所有血杀宗的弟子准备的,里面有大量的证据,你们可以随时的去看,我只告诉你,不要在跟那些人参与太多了,虽然他们也是云海境的,但是他们却也不一定就有什么好心,不要忘了那些攻击防线的人,他们不也是云海境的人吗?而且还是反对影界最激烈的人呢,最后还不是攻击了防线,差一点儿把我都给害了,老伙计,话我就说这么多,我还有事儿,必须要离开一下,你自己好好的想想吧。”说完李庆天转身离开了。

上官清看着李庆天离开,却没有在说什么,而是静静的想着李庆天的话,好一会儿他才慢慢的回过神来,不过他的头上已经出现了冷汗,他也不是一个笨蛋,很快就发现这件事情十分的不对劲,这里面好像有很大的问题。

一想到这里,上官清马上就大声道:“来人,传令下去,从今天开始,我上官清闭门谢客,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外出,任何人也不得与外人接触,违令者,以叛族罪论处。”随着他的声音,马上就有人应了一声,快步的下去安排去了。但是上官清却还是不太放心,他亲自的把族人全都给召集到了一起,亲自的下达了这个命令,这让上官家的人都感到十分的意外,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不过看上官清一脸的凝重,也没有人敢说什么,上官清在上官家,那绝对是说一不二的,所以上官家的人全都应了一声,没有人敢违反他的命令。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