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宗弟子轮值京华,这些弟子并不是人人都如同孙豪一般低调。很多宗门弟子进入京华之后,任侠豪为,创出诺大声名。

京华城有好事者散修,根据这些修士战力强弱,编了一个歌谣,盛赞四宗这批弟子中的佼佼者。综合起来,四宗共皇朝,这批弟子中的佼佼者就是:“双王四秀五小疯”

歌曲有云:“南王豪,北王勇;四秀任侠五小疯”

南王北王指的是镇南王世子和镇北王世子,小王爷,都是二十岁上下,炼气九层初期修为,战力了得,代表了皇室夏家的脸面;

四秀则分别出自夏国四大宗门,是四大宗门此批弟子中的代表人物,年级不过三十,修为均在炼气九层中期。

最后就是五小。

这五小专指炼气后期以下,年岁不满二十的修士中的杰出人物,这中间倒并不全是宗门修士,散修也位列其中,此评不以修为,单纯以作风而论。

比如童力,这家伙进入执法队之后,因为万磨劲需要不断磨练的关系,就不断地找人切磋斗法,一年到头,大小战不断,被人冠以“战疯子”称谓。

这些情报,小婉陆续递给孙豪过目过,对所谓的“双王四秀五小疯”也有一定的了解,不过,也仅仅是限于了解而已,孙豪对此并不上心,也没有出那风头的习惯于打算。

修士虽然要争资源争造化,但对此虚名,孙豪并不是很在乎。也没有争的打算。

孙豪不在乎,不打算争,但有人在乎,有人打算争。

青木天字号包厢,此时就是争的对象。

孙豪,刚刚走到青木天字号包厢门口,迎面过来四五名修士,却都是青木宗弟子服饰,领头的修士大约二十多岁,却是生的很是俊秀,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

有同门弟子来了,孙豪自然停下脚步,含笑而立。

下边,老贾却是低声给旁边的修士们说道:“告诉你们吧,这才是四秀之一,木秀,唐登封,看样子,这木秀也看上了青木天字号包厢,今天有好戏看了”

小婉也低声跟孙豪说道:“这是唐登封,唐师兄”

唐登封,孙豪脑海里边的资料迅速和这唐登封挂钩,唐登封,青木宗丹器堂内门弟子,现年二十五岁,属于大器晚成的代表人物,在青木宗这批弟子之中,战力最强,代表了青木宗的颜面,被好事散修冠以“木秀”外号,同“剑秀、火秀还有土秀”齐名。

那边,唐登封并不知道孙豪这一号人物,老远,他身边一名炼气八层弟子,就冲童力大声说道:“童疯子,怎么,什么时候,这青木天字号包厢,你都能调用了?”

看样子,这家伙是冲着青木天字号91记录性福生活包厢来的。

童力嘿嘿笑道:“几位师兄,师弟我可没这么大面子,我今天是陪孙师兄前来的,沾的孙师兄的光”

“孙师兄?”青木宗几位弟子这才好像才发现领头的孙豪一般,齐齐看向孙豪,唐登封含笑说道:“恕我眼生,这位孙师弟,好像是第一次看到,不知孙师弟师从何人,来京华有何贵干,说不得,咱们师兄弟得好好交流交流……”

“家师余昌明”,孙豪很自然抬出了余师,旋即,淡然笑着说道:“要问我来京华贵干,却是和师兄一样,接了宗门任务,驻守京华”。

“余昌明?”,唐登封虽然是丹器堂弟子,但是对阵符堂的炼气大圆满长老还是有所耳闻,这余昌明,差不多是阵符堂首席,还是双料的二级阵符师,这孙豪虽然不显山露水,这来头也着实不小啊。

不过,作为亲传弟子,这孙豪在京华城执行驻守任务,还不声不响的,要不是今天,唐登封还真没见过呢,这人也未免太低调了吧。

唐登封没有说话,他身边的一个跟班,此时忍不住了,开口说道:“孙豪是吧?看在余长老的面子上,叫你一声师弟,话说,这青木天字号包厢,是专属唐师兄的,你看今天这事怎么办吧?”

这师兄生的尖嘴猴腮,说话也是尖牙利齿,很是不客气。

唐登封打了一个哈哈,开口说道:“小武,话不能这么说,青木天字号包厢归属我青木宗弟子所用,不过是同道抬爱而已……”

几个随从弟子马上笑着说道:“师兄,那是你谦虚,师兄到场,只要是青木宗弟子,这包厢都会自觉相让的”。

言下之意,倒是孙豪不识趣了。

孙豪淡然一笑,不置可否,转头对小婉问道:“京华拍卖行是不是把这青木天字号包厢安排给了我们?”

小婉点头称是。

孙豪闻言,这才笑着对唐登封一拱手:“不好意思,唐师兄,京华拍卖行把这青木天字号安排给了师弟”,说完,手对后边一指:“地字号包厢还很多,师兄可以随便选”。

说完,孙豪不再废话,当先推开青木天字号包厢的房门,走了进去,再不理会唐登封一行。

唐登封脸上笑容依旧,但眼中寒光闪闪,他身边几个炼气八层跟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是无语,没想到这孙豪,修为不高,架子蛮大,居然敢不给唐师兄面子,这事还真是头回遇见,齐齐看向唐登封,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

唐登封哈哈大笑了两声:“如此,多谢师弟指点了,走,我们去地字号包厢”。

几个跟班,面面相觑的跟随唐登封心有不甘的走进了地字号包厢。话说,自从唐登封创出四秀外号之后,还是第一次遇见如此不给面子的同门,回头,一定要教育教育孙豪,要教育孙豪学会怎么尊敬师兄。

这几个跳梁小丑,孙豪并没有放在心上。

进了包厢,孙豪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了拍卖品上。

孙豪简单的过目一下拍卖清单,此次拍卖,规模比较适中,不大不小,大约有拍品八十多件,其中几件,孙豪兴趣颇大。

孙豪入座不久,一位衣着高贵,风姿卓越的女修满面春风出现在主持台上:“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各位同道,大家上午好,我是京华拍卖行夏娉婉,好高兴能给大家主持此次拍卖盛会,希望我的服务能给在座的每位同道带来一份好运……”

夏娉婉,炼气中期,皇室夏家旁系子弟,以风趣雍容仪态荣当京华拍卖行当家主持。

夏娉婉在主持台上,仪态万千地继续说道:“拔秀壮凌云,挺笔傲霜风,首先,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此次拍卖大会的鉴定大师,凌云前辈、傲霜前辈……”

两位中年修士,点头对大家示意,在掌声之中,缓缓走上主持台,在标注着鉴定席的座位坐下。

等两位大师落座,拍卖行正式开始,夏娉婉温婉的声音传遍大厅:“京华拍卖传天下、千年信誉此一家,京华拍卖行第一万九千八百五十五次拍卖现在开始,那么,让我们看看,大家翘首期盼,期待已久的第一件拍卖品是什么呢?”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