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婉晶玉手按上剑柄,酥/胸亦急速起伏,连剑身跟着颤抖,怒道:“你们干什么?”

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何这么容易因风萧萧而动气,且一而再,二而三,大不似她一向的沉稳冷静,实际上两人并未确定恋爱关系,她其实根本管不到风萧萧与谁亲热。

而对于单婉晶,风萧萧还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张口结舌的望了望她,又看了看眼满脸好奇探究之色的董淑妮,向单婉晶嗫嚅道:“我们……嘿!我和她,她……”

单婉晶回复平静,玉手亦松开剑柄,淡淡道:“邪帝没必要和我解释,我也不想听,我今趟来此,就是要当面告诉你,杀边不负乃是本公主的私事,不需要你帮助,我也不许你插手。”

风萧萧苦着脸,只能道:“这个我亦答应过美仙,所以……”

“住口!”单婉晶美目寒芒亮起,俏脸涨红的怒道:“不准你这么亲热的唤我娘亲!”

一时间她又羞又恼,却想不明白原因,或者是不敢深想。

就算瞧在单美仙的面上,风萧萧都不至于生单婉晶的气,何况他和单婉晶本身也情谊匪浅,这会儿虽有些狼狈,也只能苦笑着柔声道:“好好,边不负留给你,我绝不插手。”

单婉晶冷哼一声,拂袖便走,从头至尾都未曾向董淑妮瞧上哪怕一眼。

董淑妮尚不觉得自己犯了什么错,还一脸天真的恍然道:“原来你的老相好不是尚大家。而是东溟派的小公主呀!”

风萧萧知道董淑妮根本不将与人亲/嘴当成一回事,所以还不至于迁怒于她,但自然也没了好脸色,没好气的道:“我和谁相好。跟你有什么关系。”

董淑妮娇媚地横了她一眼,有点羞涩地道:“怎么和人家没关系?少有人像我与姣姣姐般愿意一起和你亲热呢!”

她仍是一副娇痴的可人神态,说着香/艳诱人的话,像完全不清楚刚刚发生了何事。

对董淑妮这种性子,风萧萧算是彻底无语了,翻着眼睛瞪着天。像是喉咙被什么给噎着了,好半晌才吐出口气,道:“你现在就去找尚秀芳吧!我亦会设法帮你出城……千万别忘了代我向她道个歉。”

他匆匆交待完,转眼就不见了,跑得飞快,活像躲瘟神一般。

董淑妮“哎”了一声,见叫不住他,方才气鼓鼓的跺了跺脚,蛮腰一扭,往曼清院的后面行去。

她此番见过尚秀芳后,自然不出预料的被尚秀芳婉拒。

尚秀芳毕竟不愿掺和到势力间的尔虞我诈当中,否则再难保持超然的地色多多黄色软件位。

当她听到风萧萧通过董淑妮传达的那句“对不起”后。不免微微发怔,以她的聪慧自然猜得到这句道歉绝不会这么简单。

董淑妮对她和风萧萧之间的关系十分感兴趣,左凑右凑的打听,但尚秀芳乃是长袖善舞的名妓,不动声色就将董淑妮绕得晕晕乎乎。

董淑妮旁敲侧击了半天,都没能问出什么结果,只好极不甘心的走了。

奇怪的是,她出了曼清院之后。并没有返回位于皇城内的尚书府,反而左转右转的到了城郊,然后又施展轻功,围着洛阳城绕了大半圈,于一间农舍中换了身不显眼的衣服,方才鬼鬼祟祟的从另一侧进城,到了一座落处僻静的道馆后门。

她轻轻敲开了门,娇笑道:“姣姣姐,人家回来啦!这回不但见到他了,还发现很有趣的事。”

荣姣姣伸头往外左右望了望,低声道:“进来再说话。”

董淑妮应了一声,跟进道观,院门也随之关上。

风萧萧忽然的从街角转了出来,木无表情的盯着院门瞅了几眼,纵身而起,悄无声息的往观中掠去。

董淑妮看着天真可爱,娇媚迷人不假,但风萧萧从未忘记过她也是个十分厉害的密谍,曾帮王世充主持荥阳的情报网,沈落雁都几次没能奈何得了她,厉害可见一斑。

风萧萧亦不相信他会这么巧合的撞上董淑妮。

如今魔门与他反目,根本不敢派人到他面前露面,那么这个关系与他不远不近,与魔门也无直接关系的董淑妮,就成了探听他消息的最好人选。

风萧萧幽灵般的掠上一所房舍之顶,伏身侧耳听,发现董淑妮正在和荣姣姣讲述和他见面的情况,尤其着重说着他和单婉晶见面的情况。

董淑妮推测着两人的关系,说得颇为香/艳,不时还咯咯的笑着装成风萧萧样子,拿荣姣姣当成单婉晶,双手乱摸着调笑。

荣姣姣明显对风萧萧对尚秀芳的道歉更感兴趣,一面应付董淑妮乱摸的手,一面细细追问。

但只“对不起”三个字而已,荣姣姣显然也推测不出什么,只好再向董淑妮询问风萧萧说此话时的神情和尚秀芳听闻后的反应。

风萧萧偷听至此,已知道她们决计联想不到他的目的,也就安了心,待荣姣姣起身后,便隐匿身形跟着她身后潜去。

这间道观明显是个十分重要的据点,守卫虽不算多,但高手却极多,风萧萧贴墙滑入道观的林园内,就不得不停下步子。

因为他不但隐隐听到了边不负的声音,还有装成荣凤祥的辟尘,以及左仙游,还有好几个他从未听过声音的人,明显是魔门大佬正在聚会。

这座道观布置典雅,庭园内小桥流水、亭台水榭俱备,但种的是疏竹,摆的是盆栽,根本没有藏身处。

风萧萧心知绝不能于明处呆上太久,否则必被这些魔门高手发现不可,他仗着功力高,竟冒险贴往荣姣姣的身后几丈,趁她过桥的时候忽然翻到桥底,慢慢潜入人造的溪水之中。

一个熟悉的女声响起:“姣姣来了,董淑妮说了什么嘛?”

正是被怕风萧萧怕的不行的阴癸派长老闻采婷。

荣姣姣匆匆向她交待了几句,便跟她进到了观中。

她一阵交待之后,白清儿甜美的声音在观内响起道:“邪帝仍坚持来洛阳,的确十分奇怪呢!”

辟尘以他原来的声音,而非荣凤祥的声音道:“唉!若非必要,何必与风萧萧反目,大不了敬而远之就是了,他的厉害咱们又不是没体会过?如今百业大会刚刚起步,若他再来清洗一遍洛阳……祝宗主此举确令我非常为难。”(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zuokingr”连续打赏,感谢书友“坏人聪哥”打赏100~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