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在阳光照耀不到的地方,无数的江湖人在这里讨一口生活。

但即使是生活在黑暗中的人,也会分一个三六九等。对绝大多数的江湖人来说,他们心中最上等的,莫过于明王府护龙山庄里面最最神秘的天地玄黄四大密探。

相传,天地玄黄这四位护龙山庄的大内密探每个人除了有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之外,还有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特殊本领。

况且,四人虽然身为大内密探,但其庐山真面目,却是天下人少知。平时,大内密探各有掩护身份,只有等真正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才会表露出自己原本的身份。

因此,对于大内密探来说,他们毫无意问是最顶层的黑暗中人。甚至,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可以光明正大的生活在阳光之下,尽情享受光明带来的温暖。

作为大内密探玄字第一号,上官海棠毫无意外便是一个这样生存在黑暗中的人。只不过,作为天下第一庄的庄主,长久以来,她已经快要忘记了那种黑暗之中的感觉。

在上官海棠看来,师承武林一代传奇无痕公子的她,一个小小的江风,监视起来不过是手到擒来。却不想,自己刚刚寻觅到江风的线索,尚未来得及仔细观察,便已经给对方识破。

在江风一杯酒化为两道水箭击伤上官海棠,击杀另外一名潜伏者之后,此时的上官海棠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江湖,与护龙山庄资料里面的江湖,真的不同。

汕尾城并不算大,距离海丰楼到城外的距离,也不过区区二三里地。当年无痕公子能够与不败顽童古三通和铁胆神侯朱无视齐名,靠的便是其独步天下的轻功暗器功夫。

而作为无痕公子的得意高徒,得到其真传的上官海棠轻功与暗器功夫同样对自己的轻功身法极有信心。自她武艺有成以来,除了自己的师父无痕公子和义父铁胆神侯之外,尚还没有见过一人能够在轻功之上胜过自己。

但此时的上官海棠心头却是没来由一紧,随着一阵仿佛打着旋的风儿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侧,一名同样是一袭白衣的男子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轻功不错,是谁叫你来监视我的”

引以为傲的轻功在江风面前居然好似玩笑一般,此时此刻,上官海棠的心中,却是再也没有一丁半点的侥幸心理。

不过,作为护龙山庄大内密探玄字第一号,上官海棠虽是女儿身,但心智坚定,视死如归,这份七魄,倒远非天下诸多男儿可及。

当年江湖盛传,海家堡之中藏有无数的宝藏。无论是常年打劫为生的山贼,还是游荡天下的江洋大盗,亦或者是眼红其财富准备分一杯羹的江湖好手。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仿佛闻到了腥味的苍蝇一般,蜂拥而至。

献血,杀戮,和贪婪带来的阴霾遮蔽了海家堡的天空。

上官海棠听从奶娘临死之前说过的唯一一句话,好好活着。一个小孩,一个小女孩,躺在无数的死人堆里面,莫说是装死,即使是时间长了,也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连三天,上官海棠至今仍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熬过来的。但她却知道,死人会吸引苍蝇,真正的苍蝇,那种在耳旁挥之不去的嗡嗡声,将是她一声的噩梦。

一个人若是经历了这样的煎熬,那么这世界上又有什么能够令他感觉到恐惧所以,上官海棠成为了护龙山庄大内密探玄字第一号。

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上官海棠选择了沉默,但她却绝不想选择灭亡。她还有最后的底牌,虽然这一招并非一定能够克敌制胜的招数,但她自信,自己只要使出这一招,必然可以令敌人感到顾忌。

“咣当,咣当,咣当”

清脆而悦耳的声音自上官海棠的袖袍之中不断响起,铜钱撞击的声音清脆和澈冽,那是天底下最美妙的音乐,至少,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是的。

激荡的铜钱在上官海棠的袖口之中左突右冲,每一次碰撞,其速度声势不仅仅没有丝毫的减弱,反而越发平添三分威力。

汗水,仿佛珍珠一般晶莹的汗水出现在上官海棠的额头。很显然,这一门独特的暗器功夫,她还尚未完全练到家,否则的话,也不会消耗如此惊人的内力,却还是无法将这一招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随着上官海棠的脸上决然之色一闪而过,她的袖袍却是猛然一挥。

刹那间的功夫,一支金色花骨朵已经升上天空,带着仿佛含苞待放的挣扎声。在天空之中的最高点忽然之间炸裂开来。

花开花谢花满天,漫天飞舞的铜钱仿佛花瓣一般洒落,看似仿佛随风摇摆一般缓缓而来,但转瞬之间,却已经掠过千山万水。

天底下爱花的人甚多,无论是爱它的艳丽,爱它的意境,爱它的芬芳。然而,此时此刻,那满天繁星一般的花瓣纵横交错之间,却带来了一阵阵迷醉的杀机。

“江湖相传:无痕公子学究天人,能通鬼神,精通天文地理,占卜星相,琴棋书画,奇门遁甲,无所不知,无所不晓,风靡武林万千少女。

今日一见,这漫天花雨洒金钱的功夫当真是有些门道,难怪当年足以与铁胆神侯朱无视和不败顽童古三通同为武林一代传奇”

江风虽然将无痕公子捧得够高,但语气之中黄瓜播放器app,透露的却仅仅只是玩味,而非尊重与敬畏。

犹如利刃一般的铜钱片片而来,但每当其中的一片靠近江风之时,却只能激起一声仿佛金铁的撞击之时,随后便翩然落地。

那上官海棠所掷的铜钱数量的确够多,最密集的时刻,配合铜钱之上泛着的金光,几乎已经要把江风彻底的淹没。

然而,待得最后一枚铜钱凌空而来,江风忽然轻轻伸出了两根手指。很慢,很柔,随后那枚铜钱便好似演练好了一般,轻轻的落入了江风的手中。

“呼”

一口气吹出,铜钱发出了清脆的嗡鸣之音,站在满地遍布的铜钱之间,江风的身形没有一丝一毫的凌乱,但见他此时笑着对那上官海棠开口说道:“护龙山庄的大内密探,就是只有这般实力吗”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