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这样的话,九灵老已经听到过不只一次了,他也有很多的感触,但是当他每一次想到神龙海国的时候,还是会不自觉的想到,自己还是丞相时,神龙海国的样子,也许这就像是一个在思念自己的家乡,家乡在他的记忆里,也许总是那个最美好的地方,而事实上他并不知道,其实他的家伙也有很多黑暗的东西,只不过他把那些东西给忘记了,在他的记忆里,只留下了最美好的东西罢了。

所以九灵老轻叹了口气,随后沉声道:“罢了,不说这个了,只要我们能把龙王给灭掉,把龙界那里也并入到血杀宗里,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了,这鱼潮来的快,去的也会十分的快,屠英他们用不了多长时间也会回来,我们还是商量一下,接下来我们的行动吧。”

几人全都点了点头,八方沉声道:“可以想像,龙王那里已经有了警觉了,特别是这一次鲨族人的背叛,会让龙王那里更加的警觉,他怕在有人背叛他,加入血杀宗里来,所以他一定会有所行动,但是会有什么样的行动,我个我还真的是有些不太清楚。”

九灵老想了想,沉声道:“这样吧,现在孙长老他们也没有任何的行动,我们不如把他们也给叫过来,我们大家一起商量一下,毕竟龙王现在已经等于是影族人了,而对于影族人,孙长老他们,可能比我们更加的了解,你们说呢?”

八方他们一听九灵老这么说,全都点了点头,正在这个时候,九灵老却是愣了一下,随后他转头看了几人一眼,开口道:“你们也接到通知了吧?看来宗门想的比我们还要周到,好,那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现在就走吧。”几人自然也不会反对,全都应了一声,随着九灵老一起消失在了房间里,而下一刻,他们已经出现在了血杀宗大殿的外面,原来他们刚刚接到了宗门的通知,让他们到大殿这里来开做战会议。

等到几人进入到大殿里的时候,这才发现,大殿里已经坐满了人,一看到这些人,八方他们马上就知道,血杀宗里所有的核心长老全都到了,因为大殿里的这些人,全都是血杀宗里的核心长老。

就在他们不知道怎么办好的时候,孙不遇他们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先是领着几人给大殿里的那些核心长老行礼,那些核心长老也十分礼貌的回礼了,随后他们一起到了一排坐位那里坐了下来。

以前九灵老也参加过这样的做战会议,所以到是没有显得有多么的紧张,反到是八足他们,有一些紧张,这一次八足他们也来了,虽然现在蓝光章鱼一族的族长还是八方,但是真正控制蓝光章鱼一族的,却是八足,所以他也来参加这一次的会议了。

等到九灵老他们刚刚坐下,屠英,剑林他们也来了,两人的脸上到是没有什么表情,不过他们的眼神之中,却带着一丝的遗憾,因为他们之前还在追逐着鱼潮,下一刻却接到了宗门的通知,要来参加会议,就不得不来到了这里,所以他们感到很遗憾。

事实上海族的人追逐鱼群,几乎一直都是他们的梦想,所以把他们从追逐鱼群之只给提回来,他们确实是感到十分的遗憾,不过他们还是来了,冲着其它的核心长老行过礼后,他们就坐到了九灵老他们的身边。

等到他们坐到了九灵老的身边之后,又陆续有一些长老来到了大殿这里,等到没有人进来的时候,常军这才走到了大殿的前面,看了众人一眼,接着开口道:“好,人都到了,那么下面就要开会儿了。”

说到这里,常军停了一下,接着他微微一笑道:“我们开会的次数可是十分少的,说实话,我还真的是有些不太习惯,以前我们每一次战斗之后,都是要开会的,现在我们已经拿下了大半个龙界了,却只开了几次会,我自己都有些吃惊。”

一听他这么说,众人全都轻笑了起来,常军也笑了起来,好一会儿等到大家都停下来之后,常军这才开口道:“好了,下面说正事,我们之所以开会少了,就多亏了九灵长老他们,是九灵长老他们,劝降了无数的海族人,让那些海族人都加入到了我们血杀宗里,而不是与我们血杀宗交战,所以我们才能如此轻松的走到今天,所以我们才没有开那么多的会,让我们给九灵长老他们鼓鼓掌。”

众人给九灵老他们鼓掌骨,这到是让九灵老他们有些不好意思,他们全都站了起来,冲着众人不停的行礼,众人的掌声更加的热烈了,好一会儿常军这才用手往下压了压,让大家全都停了下来。

等到大家都停一下之后,常军这才接着开口道:“之前鲨族人也加入了我们血杀宗,虽然现在还不算是正式的加入,但是看鲨族人的样子,他们是真心的要加入血杀宗,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儿,但是大家同时也要注意到另一件事情,那就是鲨族人身上的那些诅咒,那些诅咒是龙王下在他们身上的,而诅咒的种类已经分析出来了,正是控制类。”

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接着开口道:“但是这种诅咒,并不只是控制类那么简单,他其实还有另一种能力,那就是会激发人的血气,让人变得噬血,狂躁,失去理智,可以说,中了这种诅咒的人,随后可以变成一个,被某一个人所控是的疯子,他们不在道什么是疼,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他们只会在那个人的指挥之下,对某一个目标,进行疯狂的攻击,可以说是我们所见过的诅咒里,比较特别,也是比较残忍的一种诅咒。”

“说他特别,是因为这种诅咒,是两种诅咒能力的集合,这一点儿是比较特别的,而说他残忍,是因为这种诅咒,几乎就是一次性的,一但发动了这种诅咒,那么中了诅咒的人,就会变成一个疯子,而且永远是一个疯子,当然,这个疯子也不可能活太长时间,因为这种诅咒是可以激发人的血气的,也就是说,他在与敌人战斗的时候,战斗力会被提升很多,但是这却是在消耗他们生命力的前题下完成的,也就是说,他们的生命会变得十分的短,也许只有几天的时间,而且是不能停下来的。”

说到这里,常军就停了下来,看了一眼九灵老他们,九灵老他们的脸色现在都已经变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鲨族身上中的诅咒,竟然是这么一种恶毒的诅咒,也就是说,之前孙不遇他们的猜测是对的,龙王确实是想要控制鲨族人,在必要的时候,为他挡灾,这样的方法真的是太可怕了。

常军也只是看了九灵老他们一眼,就接着开口道:“鲨族人中了这种诅咒,就代表着,龙王不停的有海族投降我们,已经是起了防范之心了,而鲨族的投降,可能会让龙王,更加的小心,他不会在给其它种族投降我们的机会了,所以我们下一次在对上海族的时候,一定要小心,那些海族可能根本就不会在投降我们了,他们在见到我们之后,可能马上就会对我们进行攻击,就算是他们不想攻击,龙王也会引发诅咒,让他诅咒控制那些人攻击我们,所以我的意见是,我们在接下香蕉视频搞黄版来的战斗过程中,就不要在让海族人参加了,直接就由我们血杀宗的弟子向前推进,大家说说你们的意见吧。”

一听常军这么说,大殿里的人,全都低声的讨论了起来,而九灵老他们的脸色却是更加的难看,正在这个时候,孙不遇站了起来,沉声道:“我同意常军长老的说法,以后在面对其它海族的时候,就不要让九灵长老他们上前去劝降了,直接就灭掉也是就是了。”

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随后转头对九灵老道:“九灵长老,你不要误会,我们并不怀疑你们的战斗力,但是你们是海族人,而且还是从龙界那里出来的海族人,我也不会怀疑你们对于血杀宗的忠诚,但是如果直接就让你们对,以前你们的族人动手,那就太残忍了,他们以前是你们的族人,虽然你们可能是属于不同的种族,但是却属于同一个大族,都是海族人,所以让你们现在就对你们的族人出手,那真的是太残忍了,我们血杀宗虽然不怕战胜,也不怕杀人,但是这样的事情,却是不会做的,这也是我们血杀宗的传统。”

孙不遇的话,让大殿里很多人都点了点头,他们都同意孙不遇的话,血杀宗一般的情况下,还真的是不会让他们自己的族人,去杀他们自己的族人,就比如说要征服一个界面,血杀宗的人,是不会让那个界面投降的人,在反过来进攻那个界面的,这种情况是很少发生的,所以孙不遇的话,才会有那么多的人同意。

朱勇这时也站了起来,他开口道:“我们与影族人交战,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影族人是什么样子,我想大家应该十分的清楚,他们就算是在打成平手的时候,一般都会为了胜利,做出一些十分疯狂的事情,就更不要说现在他们已经落到下风了,龙王已经发现了,如果在这样下去,可能会有更多的海族人投降我们,所以他一定不会同意这么做的,那他就一定要想出办法来,防止那些海族人在投降我们,直接就让与我们交战的海族人发疯,就是一个最好的选择,所以在这个时候,在劝降他们,我觉得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