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无天是一个王,他是影族之王,在血杀宗没有出现在仙界之前,他与仙界的人交手,一直都是胜利者,甚至在给他一些时间,他就可以灭掉仙界,而不需要付出太多的代价。

但是自从血杀宗出现在仙界这里之后,他就一直在吃亏,他斗不过赵海,在与赵海的争斗之中,他一直都在吃亏,这一次进攻仙界,虽然最一开始他占了便宜,但是他却是一直都十分的小心,他认为这也是对血杀宗的一种尊重,对赵海的一种尊重,因为他认为,赵海是一个值得他尊重的对手。

但是他没有想到,赵海根本就没有把他当成对手,而是把他当成了一个陪练,这是对他的一种侮辱,这让竟无天如何能不生气。

竟无天是一个高傲的人,事实上所有的王,全都是高傲的人,你可以痛恨一个王者,甚至是杀死一个王者,但是你对王者不能有怜悯,或是轻视这样的情绪,这会比杀死他,更让他感到气愤。

竟无天就是这样,在听权见渊说,血杀宗就是在把影族人当成陪练的时候,他愤怒了,他的怒火几乎要烧掉他的头发,但是看到跪在地上的计无究他们,竟无天还是强压下了自己心中的火气,随后他大声道:“整军,明天我们全力的攻击,朕到是想要看看,血杀宗的人,到底有什么资格,拿我们影族人来练兵,下去吧。”计无究他们都应了一声,随后冲着竟无天行了一礼,接着退走了。

等到计无究他们退走之后,竟无天就长出了口气,随后他走到了行宫的门前,脸色阴沉的看着血杀宗的方向,他的手已经用力的握了起来,当然没有人看到,他那双带着手套,满是孔洞的手上,正在泛着阵阵的红光。

而马翼他们在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之后,先是安排了那些新来的弟子去练习战阵之后,这才来到了白眼的房间里。

他们一进入到房间里,白眼就对他们笑着道:“都来了,坐吧。”几人应了一声,全都坐了下来,随后白眼开口道:“今天影族人抵抗的十分激烈啊,有什么想说的?”

马翼沉声道:“影族人改变战法了,他们现在开始防御了,这让我们推进的速度,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钟盛他们也全都点了点头,今天影族人抵抗的确实是十分的激烈,但是与之前不同的是,影族人之前其实是一直在向他们进攻的,这话听起来好像是有些可笑,明明是他们在进攻,怎么变成了影族人在进攻呢?但是事实却真的是这样的。

就拿他们的战斗来说吧,血杀宗的弟子,每天向前推进,在到达影族法则区域外十里的地方,他们会停下来,用蒸气炮进行攻击,而这个时候,影族人其实是在后退的,他们就是为了让血杀宗的蒸气炮,没有办法攻击到他们。

但是当血杀宗的蒸气炮停止攻击的时候,他们就会飞快的向前,在血杀宗进入到影族的法则区域里的时候,就对血杀宗进行攻击,在这个时候,主动攻击的就是他们了。

后来血杀宗开始兵炮协同做战,而影族人也马上就把飞剑变大,在这个时候,血杀宗的人在进入到影族的法则区域里时,还是影族人先对血杀宗进行攻击,血杀宗管这种方式,其实是叫主动防守式进攻。

但是今天的情况却不一样,今天影族人他们跟之前的战法都不同,今天他们没有主动的进攻,而是从一开始就采取了守式,这样一来,血杀宗就必须要主动的进攻了,而血杀宗开始主动进攻,影族人就开始全力的防御,这样一来,反到是主动进攻的一方,有些吃亏了。

白眼看着马翼他们的样子,微微一笑道:“怎么?是不是没有想到过影族人会如此做?”

马翼他们都点了点头,随后马翼开口道:“我们之前一直都在想着,怎么应付影族人的进攻,在应付了他们的进攻之后,在想办法进行反击,却没有想到,他们现在不在主动的进攻了,这对于我们来说,看起来好像是好事儿,但是当我们进攻的时候,却发现他们的抵抗前所未有的激烈。”

白眼微微一笑道:“虽然说在战争之中,看起来好像是进攻的一方,是处于有利位置的,因为你是在进攻,理论上讲,你是想进就进,想退不退的,但是真实的情况,往往与这相反,你是处在进攻的一方,但是防守的一方往往事先就已经做好了准备,除非是偷袭,不然的话,你们的进攻,就是在咬核桃,而且还全都是硬核桃,不会那么容易的,一个弄不好,就会被守方给缠住,到时候想退都难,所以别把战争想像的那么简单。”

几人全都应了一声,白眼接着道:“行了,你们今天也累了,早一点儿回去休……”他的休字刚说完,息字还没等说出来,突然就停了下来,随后他跟丁春明全都站了起来,同时转头望向了影族大军的方向。

马翼他们也全都转头,像影族大军的方向望去,因为就在刚刚,一股强大无比的气势,从影族大军的方向,直接就冲天而起,这股气势让白眼都感到有些心惊。

不过好在不一会儿那股气势就慢慢的消失了,白眼转头看着丁春明,丁春明沉声道:“应该是影皇竟无天,整个影族之中,怕是只有他才会有这样的气势。”

白眼点了点头,随后沉声道:“为什么呢?”白眼还真的是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竟无天会突然放出自己的气势,这有些不正常。

丁春明想了想,随后沉声道:“有一种可能,就是他知道了我们是在拿他们练兵,竟无天是一个帝王,而一个帝王会认为,这是对他的侮辱,所以他才会放出自己的气势,这气势也许并不是他故意放出来的,而是因为他太生气了,无意之间放出来的。”

白眼点了点头,接着开口道:“那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

丁春明沉声道:“明天正常进攻,不过明天我得跟着去,一但帝王发怒,那可就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我们必须要多加小心。”

白眼点了点头,随后转头对马翼他们道:“你们回去吧,明天正常进攻。”马翼他们应了一声,随后冲着白眼和丁春明行了一礼,接着转身走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血杀宗的大军在一次的集结了起来,向影族的法则区域推进,不过今天钟盛他们有所不同,他们直接就是以队合甲的形式出现的,也就是说,现在战甲系的人,只有一百人,而这一百人,他们还没有组成战阵,而是全都分散在大军的各处,这也是昨天马翼他们商量之后决定的。

大军缓缓的向前,在到达离影族法则区域还有十里的地方时,他们停了下来,然后炮击,然后在炮声中前进,等到他们进入到影族的法则区域里的时候,他们看到了影族的大军,不过在看到影族大军的那一刻,马翼他们全都停了下来,因为今天他们看到的影族大军,与之前有所不同,最大的不同就是,在今天的影族大军上面,还有一座宫殿,一座虽然看起来不大,但是却真实存在的宫殿,这让马翼他们全都愣了一下,随后停在了那里,他们都知道,这座宫殿是属于影皇竟无天的,也就是说,平时一直呆在影族后方的影皇竟无天,今天竟然已经飞到了大军前面,这让马翼他们如何能不吃惊。

就在这时,一个有些阴冷的声音,从那座宫殿前面传来道:“赵海呢?出来与我说话。”

马翼他们都看着那座宫殿,在那座宫殿前面,有一个小平台,在那个小平台上,站着一些人,而领头的一个,正是竟无天。

马翼他们没有见过竟无天本人,但是他们见过竟无天的投影,所以一眼就认出了竟无天,但是竟无天的话,却是让马翼他们都愣在了那里,他们一时没有回答,因为他们双方的身份和实力的差距都太大了,他们根本就没有资格与竟无天对话。

“少爷是不会见你的,你现在已经没有资格见少爷了。”一个和平的声音从大军的后面传上来,当这句话结束的时候,一个人已经出现在了大军的前面,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丁春明,丁春明一脸平静的站在那里,他身上穿着黑衣,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在战场上,而是好像在朋友的聚会上,正在与朋友聊天。

“哈哈哈哈,我没有资格与赵海对话?真是笑话,是赵海不敢出来见我吧?”竟无天看着丁春明。

丁春明看着竟无天,平静的道:“没有用的,你这样的话,没有办法激怒我们,更没有办法激怒少爷,竟无天,你现在已经没有资格与少爷对话了,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你的实力根本就不配与少爷对话,就是这么的简单!”

“好胆,樱桃视频性趣不愧是赵海的手下,你竟然敢跟我如此说话,那我到是想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强的实力。”竟无天一听丁春明这么说,他的脸色不由得阴沉了下来,随后他一挥手,下一刻就见一条黑影,直接就从宫殿的后面飞了出来,直向丁春明冲了过去。

冲出来的这条黑影,不是别人,正是尸蜈,看着尸蜈的样子,丁春明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的变化,他只是对竟无天平静的道:“这是司马朗吧?可惜了,他根本就不明白,你们影族人,与人族是完全不同的,他还想着加入影族,得到长生,可笑之极,最后却落得这样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我今天就帮他解脱吧。”

这时尸蜈已经冲到了丁春明前面不足百米的位置,随后就见尸蜈的那些腿,猛的一挥,下一刻无数道透明的能量刃,直向丁春明斩了过来,看样子是想要把丁春明给分尸了。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