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无天对于计无究的回答十分的满意,竟无天之前已经权衡过利弊了,他十分的清楚,计无究他们就算是拿着黑水晶骷髅,想要战胜血杀宗,想要多杀一些血杀宗的人,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因为血杀宗的实力强悍,他们想要杀死血杀宗的人,会十分的困难。

但是如果真的把黑水晶骷髅,当成一件镇物,放在大阵之中,提升大阵的实力,那他们说不定真的可以多杀一些血杀宗的人。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些,他这才会问计无究的,而计无究的回答,也让他十分的满意。

竟无天又转头看着严不悔,接着开口道:“严爱卿,如果我们用神器做为镇物,那星罗大阵可以发挥出多大的威力?”

严不悔沉声道:“会不下于那天陛下与血杀宗的人交手时,那一击之力。”棋界山这里的大阵,是严不悔亲手布置的,他对这大阵在了解不过了,所以竟无天一问,他马上就回答了出来。

竟无天一听严不悔这么说,不由得两眼一亮,那天他与丁春明交手,虽然只有一合,但是用的却是法则之力,那也就是说,严不悔弄出来的法阵,每一击都相当于法则之力的一击,这让竟无天如何能不高兴,随后马上就开口道:“好,朕可以把神物放在星罗大阵里,做为星罗大阵的镇物,但是有一点儿,却是必须要跟你说清楚,这神物现在不能给你拿去做镇物,他还有用,你要用这神器来参悟法则之力,其它人也是一样,左相,从明天开始,我影族大军,全力反击,一步不退,你们亲自去亲线那里指挥,十二卫将军里的其它人,在前线那里修练,等到他们的实力够了,可以参悟法则之力的时候,就将神器借他们一用,让他们可以参悟法则之力,等到所有人都参悟完法则之力,我们就可以退回到棋界山那里,到时在把神器放在星罗大阵之中,做为镇物,各位爱卿以为如何?”

计无究他们齐声道:“陛下妙计,臣等尊命。”

竟无天点了点头,随后他对严不悔道:“这几天,你也到前线那里去修练,一定要让自己的实力达到顶锋,明白了吗?”严不悔应了一声。

竟无天沉声道:“好,都下去准备吧。”众人都应了一声,随后冲着竟无天行了一礼,接着转身离开了。

等到计无究他们离开,竟无天这才走到了大殿的门前,看着血杀宗大军的方向,喃喃道:“血杀宗,我为你们准备了一份好礼,不知道你们准备好了没有?”说到这里,他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一丝笑容。

第二天血杀宗向以往一样,对影族人发起了攻击,他们本以为,影族的还会向前些一样,与他们对战一段时间,就直接开始后退了,所以他们最一开始还真的是没有把这一次的战斗放在心上。

但是等到他们真的与影族人交上手之后,他们马上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今天的影族人,与往天的影族人,完全的不同,今天的影族人,做战十分的勇猛,他们死战不退,弄得血杀宗的人,想要前进一步都十分的困难,虽然这让影族的大军损失惨重,但是他们就是不退,这种情况到是超出了血杀宗众人的意料。

指挥着血杀宗大军的人,还是马翼,马翼看着死战不退的影族人,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影族人如此强悍的防御,是他没有想到的,现在他还真的没有太好的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白眼的通信突然来了,马翼马上就接通了通信,这一次的通信是语音通信,他能听到白眼的声音,但是却看不到白眼。马翼就听到白眼的声音传来道:“马翼,影族人今天很不对劲,他们死战不退,我们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先脱离与影族人的接触,你们回来,我们好好的商量一下,明天在进攻。”

马翼应了一声,随后他开始指挥着血杀宗的大军,开始缓缓的后退,而影族人也没有追击,双方接开了距离,最后血杀宗的大军,退回到了影族的法则之力外,这才进入到了战植基地里,然后解散了。

而马翼,钟盛他们,也来到了白眼的房间里,等到几人都到了之后,白眼这才开口道:“影族人今天一反常态的,与我们拼命,这是我们都没有想到的,对于这件事情,大家有什么看法?”

马翼沉声道:“长老,我觉得影族人可能是因为快要到他们的老巢了,所以他们这才开始跟我们拼命的,只要我们持续的攻击他们几天,他们一定会后退的。”

钟盛他们也全都点了点头,在他们看来,影族人现在就是这样的做法,影族人在向后退几天,就要进入到棋界山的地界了,而棋界山那里,可是影族人的老巢,所以他们在这个时候拼命,也是正常的。

白眼却没有点头,而是开口道:“丁长老有一些发现,跟你们说一下。”说完他就转头看着丁春明。

丁春明看了马翼他们一眼,接着开口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今天指挥影族的大军,与你们交战的人,并不是之前的那些影族将领了,而是另一些人,这些人前些天,一直都在影族前线的大军里修练,而今天却是那些人在指挥大军与我们交战,而前些天指挥影族大军与我们交战的人,却开始修练了。”

说到这里,丁春明看了马翼他们一眼,马翼他们一听丁春明这么说,真的全都是一愣,他们还真的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儿,这些天他们与影族人一直交战,都已经打的有些麻木了,正所谓备周则意怠,常见则不疑,他们就是犯了这样的一个毛病。

丁春明看着马翼他们的样子,就知道马翼他们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也没有生气,而且看了一眼马翼他们,接着开口道:“而且我还注意到了一件事情,今天那些指挥着影族大军的人,他们的实力已经十分的强悍了,之前他们的实力可能不强,但是现在他们的实力,已经与我不相上下了,也就是说,他们这些天,实力全都进步了,而且进步巨大,这一定与他们在前线这里修练有关,现在那些之前指挥大军做战的影族将军,也开始大前线这里修练了,如果他们的实力,也如指挥做战的这些影族人一样,有飞跃式的进步的话,那就代表着,影族人正在大批是的制做这种高手,这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我想你们应该都清楚吧?”

马翼他们一听丁春这么说,他们全都愣住了,说实话,他们现在虽然还不知道关于法则之力的事情,但是他们却明白丁春明的意思,丁春明的意思十分的简单,影族人正通过让他们的高手,在前线这里修练这种方式,大规模的制做像丁春明这样的高手,如果影族人真的制做出了很多像丁春明这样的高手,那他们在想要对付影族人,可就十分的困难了。一想到这里,马翼他们的脸色,全都凝重了起来。

马翼开口道:“如果真的是如此的话,那就代表着影族人,已经开始为最后的决战做准备了,而且影族人提升实力,为什么一定要到前线这里来呢?我之前研究过影族人与人族交战的过程,甚至包括影族人与仙界的人交战的过程,我发现影族人最一开始,与仙界的人交战的时候,他们的实力并不是很强,但是随着战斗的增加,他们的实力却是越来越强,这就十分的古怪了,我还查了一些仙界这里留下来的资料,发现影族人在打败仙界人之后,杀的人越是多,他们的实力提升的就越是快,这也是为什么后来影族人可以压着仙界打的原因。”

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接着开口道:“丁长老说,影族的那些人,在前线这里修练,然后他们的实力就突飞猛进了,在结合我之前看到的那些资料,我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影族人的实力之所以会提升,一定与死人有关,他们一定可以从死人的身上,吸收到某种东西,来提升自己的实力,而这里指的死人,不单是指我们人族的死亡,也同样指影族人的死亡,不然的话,他们的这种行为和情况,根本就解释不通。”

丁春明一听马翼这么说,他不由得一愣,随后他不由得点了点头道:“有道理,马翼说的有道理,如果影族人,真的有办法,吸收死人身上的力量,来壮大自己的实力,那他们现在在这里死战不退,也就有了另一种解释了,他们可能就是想要通过这种方法,让他们战士变得更加的强悍,让那些影族的高手,也变得更加的强悍,可以达到与我同等级的水平。”

几人全都点了点头,马翼沉声道:“白长老,现在我们是要接着与影族人这么交战拖时间,还是准备开始全力的进攻,把影族人消灭掉?如果我们还是跟以前一样,要与影族人交战拖时间的话,那我们明天就接着这样进攻,这样我们还可以多拖一段时间,但是这样做也有一些坏处,那就是要制做出大量的影族高手出来,如果我们现在就开始全力的进攻,要把影族人灭掉,那我们就必须要改变进攻方法了,要从宗门在多调整一些弟子来,同时明天让战甲系,也参与到进攻,成为进攻的主力,我相信这样一来,我们一定可以把影族人,一举消灭掉的。”

白眼一听马翼这以说,他不由得一愣,随后他沉声道:“我想现在还不是与影族人最后决战的时候,宗门的情况,你们也都知道,还有不少的人,他们现在还没有达到宗门的要求,特别是一些家属,所以现在宗门应该是不想与影族人进行最后的决战,我们还是保持原来的进攻状态为好,虽然说这样,可能会制造出大量的影族高手出来,但是富二代f2抖音app苹果我认为,影族人就算是制做出更多的高手,对我们来说,影响也并不是很大了,只要我们想要收拾他们,那么他们就一个都跑不了,只有等死的份。”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