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人就是矫情。

韩过是这么评价自己的。

其实你们都未必真的了解韩过宅男的时候过着的是什么样的日子,这里是指生活状态,不是生活质量。一个租下来的小房,卧室里。电脑桌在床边。是真的床边,就是翻身就是电脑桌。那么除了睡觉,基本上就是打开电脑码字。

有个二手冰箱,装一些速食的水饺五块钱一包那种。下面偶尔有些豆腐,一块钱一块。茄子西红柿白菜,出现几率不高。零度可乐和阿尔法无糖橙之味以及牛奶比较饱满。那么这些就是一天一次或者两天一次出门,采购的。

除此之外,基本上一天就不出门了。

码字什么状态?侧躺在床上,枕头垫高,歪着头躺着,码字。

是不是高境界?手机几乎都不怎么用,里面就是王琳女士。后来甚至停机了。只用企鹅和外界联系。获取任何社会信息也都从网络上。写完了看看视频电影或者玩玩2k14,到点困了睡觉。第二天周而复始。王琳女士叫他出门,不去。

因为忙她也不怎么来,就更没人来了。韩过也不想别人来。讨厌被任何人和事打扰,感觉快飞升了。摒弃*和电脑世界对接。

说了这么多,就是要体现一个贱人到底有多贱。以往这样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别人想打扰他都不喜欢。可如今呢?一个人住着这么漂亮的大房子,环境也很不错。反而坐在那发呆,不知道干什么。或者不知道想干什么。

但是贱人不止是贱人,还有矫情呢。

要理解韩过的是他不止是不适应曾经的宅男生活了。最主要的原因。他还没适应和女朋友同居刚刚体会到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性格特,一张床要分给别人一起盖被子,那是处男时候的想法。初丁时候的想法。

如今骤然好像是一个他自己,被从身上撕开一部分然后消失了。他带着不完整发飘的,灵魂似乎也带走一部分的浑浑噩噩。在过着没人打扰的寂静的生活。

“呼。”

又是一根烟。

贱人矫情,曾经krystal也不管他,他反而不会抽这么多。如今依然没人管他,他却烟瘾大增。看看手中的烟飘着的烟气,韩过都能看好久。等烟飘差不多了,将烟熄灭起身站起。连从地板上站起的声音都那么清晰到刺耳。

韩过老办法打算出去转转。

走在不算黑但已经是黑天的路上,三三两两的人结伴说笑聊天走着。窗户灯火通明看到一个个的。韩过自己一个人,越发显得孤零零冷清。明明快六月的天气,韩过下意识紧紧外套,来到甜不辣路边摊老板娘还认识自己。笑着上来询问。

韩过觉得有了些暖意。不过勉强吃了几串,就不想吃了。给了张整票没用找,老板娘笑着行礼道谢,韩过扯起嘴角,朝着前面超市走去。本想越过超市再往远探探地图,不过看着周围的建筑都不是什么娱乐性区域,住宅还是居多。想想也就算了。

随便逛逛,既然已经决定住下来。该填充自己的猪窝了。

韩过同学一直和他不错的有一个,还在天朝的时候韩过的每一个住处他都帮忙搬家,而且经常找韩过聊天。他认证韩过一个极度神奇的特性。就是秋葵视频成人版不管什么样的房子。好的坏的,干净的漂亮的,类似的或迥异的。最终他都能住成一个模样。

就是猪窝的脏乱差模式。

而且神奇在于这个脏乱差的模式居然一模一样,不管在哪。不管房间大小。形成一种乱中有风格的步调。韩过同学声称应该给韩过弄到日本房地产去。他的同化房屋能力超强,所有房产全给干成猪窝指日可待。

进了超市随便逛,很大。现在不算晚还营业。周围还有形形色色采购的人。韩过推着个车,买点牙膏卷纸香皂洗发水之类的。原先的统统都扔掉了。一切都换新的。昨天没买全,白跑那么多趟。回去也是那么回事。自己一个人,至少现在周围有人气,不像住的地方死气沉沉的。

“咦?”

百无聊赖的逛,就不知不觉逛到文具区。超市很大什么类别都有,韩过骤然倒是有了些兴致。因为这里一长排,都是各色的玩具。韩过没看别的,枪类玩具,还有多米诺骨牌,甚至还有拼图。枪类的打水弹,自己浸泡的那种。

好高端的样子韩过好奇宝宝的目光旁边几个小朋友看怪蜀黍的样子指指点点。韩过板脸拿枪指着他们,哄的一声叫着笑着就跑了。韩过撇嘴吹吹枪口,啪的一声不小心扣动扳机然后,嘴被水弹干了一枪。还挺疼的。

嘴被枪干……算是报应吧。

“麻烦你……”

营业员听到一声,礼貌行礼要拿东西结算结果看到一堆玩具。下意识抬头看到韩过的脸。愣了一下,朝着他身后看去,貌似没有小孩子。

“结账。现金不刷卡。”

其实都不必要对话的,拿东西结算就完事。不过营业员看韩过的目光比较怪异,韩过催促一下。

教给大家一个小窍门。就是你在极度丢脸的时候一定不要心虚。越是丢脸越要一副我他吗浑身道理,这时候对方反而不会嘲笑你。因为没法确定状况。估计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你已经度过难关了。当然其实告诉你们多余,你们一定有更加高端的办法。

就凭你们的节操……呵呵,呵呵。

“咔嚓,哐。”

拎着一堆东西进屋的时候,乱七八糟的就直接甩地板上一大片。外套脱掉朝天上一抛和魔神坛斗士最后抛头盔一样可见棚顶不低。挽起袖子打开那些玩具韩过兴致勃勃地开玩。什么多米诺骨牌了,什么环绕模型小火车了,什么水弹枪了,什么拼图了……

还有根棒球棍?!

韩过茫然挠挠头,拿着棍子朝上捅了几下,随即摇摇头丢到一边继续玩。这边低头认真拼图,随手拿起水弹枪朝着旁边的玻璃开几枪。然后不动的小火车重新放在轨道,变形金刚的手办,车门插在屁股上等等之类的。

“我擦!”

最主要的居然还是拼图耗费了大量的脑力。韩过皱眉拼了好久都没拼出十分之一。

“我去你妹的!”

随手烦躁拨弄开,韩过呼出一口气,拿着水弹枪还是连射的,照着周围横扫,没多久200水弹就打没了。

韩过点燃一根烟重新坐下,看着一地散乱的一切。和寂静没有声音的房间对比反差鲜明。韩过出神一会,慢慢起身吐了口烟,来到打包但没有装走的那些行礼和物品前,默默的,一件一件的,又都拿出来,摆放在……

反正随便吧。

“啪嗒”一声。

一个包裹打开掉落一本书,韩过疑惑捡起,骤然愣住。《跟我学中文》。韩过慢慢蹲下,盘腿坐在地上出神摩挲着封面,随即打开看着。至少前三十多页,是有过用笔标记什么的痕迹。韩过弯起嘴角,她一次都没问过自己一丁点关于中文的问题。

是想给自己一个惊喜?回想起半个多月前一起回到嗨宁时候的简单中文对话,不是那时候韩过也不知道她的中文已经进步了好多。

“呵。”

韩过轻笑起来,半响合上书,摩挲封面,扯起嘴角,喃喃自语。

“其实……我打算娶你的。”

看着封面许久,韩过笑容变淡,最终轻叹口气。慢慢躺在地板上,手捧着书在胸口,看着天花板。不一会侧身膝盖蜷缩,没有再动再玩再做什么。只是这么静静侧身蜷缩躺着,抱着那本在胸口的,《跟我学中文》。

视角慢慢后退出远景窗外,停下随后上升一个楼层。再推进到窗内。徐贤支着下巴看着电脑上的文档,此时已经戴着护目镜了,显得更加知性。但随后就摘下来因为……

“哦摸呀?”

徐贤皱眉笑着靠在椅背上:“真是无法无天了简直。”

手指点着下巴,徐贤失笑站起躺回床上,还是忍不住笑。跳着看的所以看到后期了,可是后期和我结的部分,天差地别。处处都是韩国现状的bug,显然是外籍人士写韩国,有很多地方太低级了,简直到了想当然的地步。

但是早就对这种情况有了准备和谅解的徐贤,打算将我结看完就不看了。结果看到中间某个地方,书里的徐贤被文少母亲买了一堆奢侈品然后还被贵妇嘲笑,然后姐姐抱不平让人带着贵妇亲自上门道歉,被母亲知道了这通骂骂哭了。

不得已……又回去找他平事帮忙说什么……

“哇这是他写的吗?”

徐贤都不愿意去想了,哭笑不得自己躺在那吐槽。最终关上台灯,慢慢闭上眼睛。徐贤笑容都没断。

“都不像是同一个人的作品……差距这么大?”

没再多看多说多想,慢慢进入梦乡。

还是现实好,至少书里面……两人不是邻居吧?

呵呵,呵呵……(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