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坐在自己的大殿里,听着下面人的汇报,眉头却是紧紧的皱着,说实话,在与血杀宗交战之前,他真的是没有太把血杀宗放在眼里,但是自从在万山界那里,看到了血杀宗宗主赵海的实力之后,世子就知道,他们不可能斗得过血杀宗,所以他马上就撤退,然后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把整个影族的大权,抓到了手里,随后他一边布置着防御,一边与上界影族取得联系,请他们帮忙一起对付血杀宗。

世子本以为上界影族人不会马上就同意,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上界影族人竟然直接就同意了,给了他很多的支援,在加上金骄阳帮着他拖了血杀宗很长时间,给他争取了足够的时间来建立防御体系,世子本以来这一下就可以挡住血杀宗的攻击了。

但是他没有想到,血杀宗的进攻竟然会如此的猛烈,虽然他想出了种种的方法,但是却一直都拿血杀宗没有什么办法,只能看着血杀宗一步步的前进,现在影族的地盘已经丢了近三分之一了,这让他如何能不着急。

就在刚刚,世子收到了消息,他们的地下防线也丢了,沧云阳战死了,这让世子又是心痛又是头痛,心痛的是自己失去了一位爱将,头顶的是,他该如何的挡住血杀宗的进攻。事实上就像白眼所想的那样,世子建立地下防线的时候,一是没有想到,血杀宗在地下有那么强的战斗力,第二也是有些准备不足,这才让血杀宗那么容易就攻破了地下防线。

事实上影族人在地下,还真的是没有什么优势,他们本就不善长在地下做战,所以对于地下的情况,他也是十分的头痛,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毕竟他们可没有像虫族这样的种族,在地下也有那么强的战斗力。

等到那个汇报完之后,世子摆了摆手,让那人退了出去,随后世子又摆了摆手,让房间里所有的侍女全都退走了,等到那些侍女全都退走之后,却有一个女人,从后殿走了出来,来到了世子的身边,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百花女王。

世子一看到百花女王,就苦笑了一下:“百花,真是没有想到,这血杀宗的实力竟然会如此的强悍,在这样下去,怕是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的地盘就要全都归他们了,现在我们从上界影族人那里得到的一些东西,几乎全都用在了血杀宗身上了,却没能挡住他们的进攻,我现在真的是没有办法了。”

世子对于百花女王还是十分重视的,一是因为百花女王与血杀宗交过手,更有经验,二就是因为百花女王可以给他出出主意,百花女王还是十分不错的,出的主意也都很好,所以世子一直对百花女王都十分的重视。

百花女王坐到世子的身后,轻轻的给他按摩着头部,随后开口道:“世子,我到是觉得,我们可以在请上界的前辈来帮帮我们。”百花女王十分的清楚,现在他们能用的手段真的不多了,所以他才会如此说。

世子一听百花女王如此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有些不解的看着百花女王道:“百花,你什么意思?上界的前辈不是说了吗,我们能用的东西,他们几乎全都给我们了,别的东西,他们就算是给了我们,我们也用不了啊。”

百花女王沉声道:“世子怎么忘了,血杀宗的人,是如何破去我们剑林山脉那里的剑阵的?他们当时可是拿出了好几样强悍无比的法器,而且那些法器,是可以让他们近百位仙级高手一起操纵的,这样的法器可以发挥出巨大的威力,比我们用的内空间法器还要强得多,而像这样的法器,我们可是一件都没有,便是我相信上界的前辈,应该会有这样的法器吧?如果我们能有几件这样的法器,那么我们说不定就能挡住血杀宗的进攻,要是连这样的法器都挡不住血杀宗的进攻,那也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就与血杀宗拼死一战也就是了。”

世子一听百花女王这么说,先是一愣,随后却是两眼一亮,接着他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有理,剑林山脉那里,我可是下了大力气去布置的,本以为可以把血杀宗给挡在那里,却没有想到,短短的几天时间,就让血杀宗给攻破了防线,他们靠的就是那种实力强悍的法器,而像那样的法器,我们却是一样都没有,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百花女王点一点头道:“是啊世子,如果我们能有那样的法器,也许效果会更好一点儿,而且我觉得,我们现在也没有必要在按我们原来的计划那样的去防御了,血杀宗的进攻,与我们想像的不太一样,他们就是集中所有的力量,一起进攻,而我们的防御,现在却并不是集中所有的力量一起防御,而是分批次的进行防御,这对于我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儿,这样我们的防御力量,就比血杀宗的进攻力量要弱很多,那我们为什么不集中所有的力量去进行防御呢?与血杀宗拼个你死我活。”

世子这时已经站了起来,他在地面上转了几圈,随后开口道:“不错,你说的有道理,我们现在的防御,还是建立一条条的防线,然后在每一条防线那里,都安排一些人防线,而血杀宗的进攻,却是集中所有的力量,一起来进攻,这样一来我们的防御就显了很多,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战斗,已经证明了,我们这样的防御,是挡不住血杀宗的进攻的,那我们也就没有必要在这样防御了,我们也集中力量,与血杀宗好好的斗上一斗。”

百花女皇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道:“血杀宗真正强悍的,其实就是他们的法阵,他们的法阵就连上界前辈都没有办法,之前在黑白战场那里,我与血杀宗的人交战的时候,他们用的就是这种无赖一样的战术,他们就是一边建着法阵一边前进,法阵前进他们在前进,一点一点的压缩我们的地盘,最后我们不得不与他们进行决战,现在血杀宗用的其实还是这样的方法,所以我决定,想要挡住血杀宗的进攻,我们必须要选一个合适的地点才行。”

世子点了点头,沉声道:“是要选一个合适的地点才行,你觉得什么地方更合适?”世子还真的是想不出来,什么地方更适合防御血杀宗,他现在脑子很乱,根本就想不出来有什么地方,能挡住血杀宗的进攻方式。

百花女皇看着世子的样子,不由得微微一笑道:“殿下,我觉得怒龙江那里最为合适,怒龙江的江面很宽,光是江面的宽度就达到了千里左右,而且江水很急,江的两岸,全都是悬崖峭壁,两侧的高山还全都十分的高,我们只要怒龙江的这一边,建立一个完整的防御阵地,应该就可以挡住血杀宗的进攻,那里的江水我们可以提前的布置一下,使用巨人诅咒,而他们的防御法阵,想要在江里布置可不容易,怒龙江的江水不只是急,而且十分的深,他们几乎是没有办法在江里布置法阵的,这样他们就不能,借用法阵之力来攻击我们,只能靠他们自己硬攻,到时候我们有巨人诅咒,还有上界大能帮忙,我还真的不相信,血杀宗的人,能攻破我们的怒龙江防线。”

世子一边听着百花女王的话,一男女在床做黄app免费边不停的点头,他觉得百花女王说的十分的有道理,怒龙江那里他还是知道了,怒龙江两岸的风光,也是一绝,他不只一次去过怒龙江那里看风景,所以对于怒龙江那里的地形,世子还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现在经百花女王这么一说,他还真的是觉得,怒龙江那里真的是一个十分适合对付血杀宗的地方。

百花女王看着世子的样子,接着开口道:“而且这些天我们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我们可是已经改造了很多的水系妖兽,我们可以让那些水系妖兽进入到怒江里,那他们就可以对付血杀宗了,有了这些防御,在加上我们影族所有大军全都到怒江那里去,我就不相信,我们还挡不住血杀宗的进攻。”

世子停下了脚步,两眼之中露出了坚定的神情,好一会儿这才开口道:“你说的不错,与其让血杀宗的人,一点一点的把我们给逼死,那我们还不如先抢占一个有利的地形,做好布置,与血杀宗的人拼个你死我活,我到是想要看看,血杀宗的人,有多大本事。”

说到这里,世子摆了摆手,百花女王马上就明白了世子的意思,她冲着世子行了一礼,接着转身回到了后殿,就在她回到后殿之后,世子大声道:“来人,传阿乌那,爱罗金和东森三位将军,来我大殿。”大殿外马上就有人应了一声,随后就没有了声音。

不一会儿,大殿外就有人大声禀报道:“报,世子殿下,阿乌那,爱罗金,东森三位将军求见。”随后就没有声音,显然是在等着世子的命令。世子开口道:“让他们进来。”门外的人应了一声,随后大殿的门被推开了,三个身材高大,穿着一身黑色盔甲的将军,从门外大步的走进了大殿里。

三人一进入到大殿里,马上就冲着世子行礼道:“拜见世子。”三人都是世子的心腹,是世子的四大爱将之三,另一位就是战死在地下防线那里的沧云阳,他们四个人可以说是世子绝对的心腹大将,一直十分的受世子重用。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