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老的脸色也十分的阴沉,他沉声道:“这两种可能确实是存在的,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我们就更要小心了,但是现在要是全力进攻的话,显然是不太合适的,如果现在我们全力进攻的话,敌人的那些高手出手的机会也是很大的,在加上敌人的这种武器,我们现在完全的不了解,要是敌人的这种武器,可以避开我们的声波武器的话,那我们的伤亡只会更大,我们必须另想办法才行。”

众人全都点了点头,每个人的脸上都失去了表情,温文海看着众人,沉声道:“胡堂主,我这里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们灵植堂,你们必须要以这个为思路,好好的去研究一下。”说完温文海拿出了一块玉简,把玉简直接就丢给了来参加会议的胡微。

胡微之前一直在忙,根本就没有去前线那里看那个大坑,自然也就不知道阵老他们说过的话,所以现在被点名,到是有些意外,随后她接过了玉简,看了一眼玉简里的内容,他的两眼不由得一亮,随后她站了起来,对温文海道:“是,请温长老放心,回去之后,我们马上就组织人手,全力的研究。”

温文海点了点头,随后他转头看了一眼灵兽堂的堂主,血杀宗的灵兽堂,还真的是没有什么太过于出彩的人物,这位灵兽堂的堂主,也不过就是一位核心长老来担任的,温文海对这位灵兽堂的堂主道:“灵兽堂也要加大灵兽的研究,我发现灵兽体内的符文和法阵,好像也是可以使用的,限制也并不是很大,你们要努力才行。”

灵兽堂的堂主应了一声,而这时殳厉站了起来,沉声道:“温长老,我觉得我们异形一族的潜力,还是没有被激发出来,我们异形一族是可以吸收其它种族的基因进行进化的,而且我们只取其它妖兽的优点,就拿这一次的声波攻击来说吧,我们血杀宗里,还是有很多的妖兽,是可以用到声波攻击的,如果我们能吸收那些可以使用声波攻击妖兽的能力,那我异形一族,也是可以使用声波攻击的,我觉得在这方面,我们还是有很大的优势的。”

温文海一愣,但是随后他却是两眼一亮,他看着殳厉道:“不错,你的想法很不错,这样吧,最近一段时间,你和一定要多跟灵兽堂合作,尽可能的提升异形一族的实力,我希望有一天,你们异形一族,能有各种各样的种族,可以适应各种各样的环境,这对于我们来说,可是十分重要的。”

殳厉应了一声,温文海接着开口道:“好,这两件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们还是来说一说阿修罗一族的这种武器,还有阿修罗一族的目地吧,大家都来说一说,你们对于这件事情怎么看,大家都来说一说。”

众人一阵的沉默,最后还是阵老先开口道:“这件事情,我觉得我们现在还真的没有太好的办法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因为我们现在对于敌人的这种武器,没有一点儿的研究,连这种武器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都不知道,如果敌人的这种武器,是一种法阵武器的话,那对于我们血杀宗来说,可能还真的不是什么坏事,如果这种武器并不是法阵武器的话,那他是什么武器呢?这让我十分的好奇。”

没有人插口,所有人都静静的听着阵老的话,阵老接着开口道:“我觉得我们现在还是以发展自己的实力为主,先让自己强大起来,进攻可以先停一下,敌人放出这种武器的目地,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不管他们真的是为了让大规模的杀伤我们,还是为了拖延我们进攻的时间,都是不想我们现在就进攻,那我们不如索性就随了他们的意,我们就不进攻了,我们努力的发展,让自己更强大,等到我们准备好了,不管他们用什么样的手段,我们都可以应付。”

温文海也知道,阵老的这种办法,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在不变应万变,这就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要是你有办法应付对方,那还不简单吗?直接针对对方的弱用,打过去就是了,正是因为没有办法应付对方的办法,所以你才只能是以不变应万变。

一想到这里,温文海也只能是点了点头道:“现在看起来也只能是这样了,不过现在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对方可能还不知道虫族的地下基地,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十分有利的条件,我们现在就更加的不能暴露虫族的地下基地了。”

众人都点了点头,常军开口道:“虫族的地下基地,以后要使用的话,必须要在我们的基地里使用,这样我们的那些佛力植物,可以挡住敌人的精神力,让他们没有办法发现我们的地下基地,除非是我们进攻敌人的时候,敌人的高手出手,不然的话,绝对不要暴露我们的地下基地,我们必须要在手里,也留下一张底牌。”

众人全都应了一声,温文海接着开口道:“不过这一次这三百里的地盘,我们却必须要接收过来,敌人在这里的布置,已经被我们给破坏了,我们为损失了那么多的异形夜叉,现在那里已经安全了,那么那片地盘,我们就不能不要,必须要把他接收过来,马上就行动,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把那里给我变成战植堡垒,绝对不能给敌人机会。”说这话的时候,温文海是努气勃发,他这一次真的是被气的够呛,敌人这一次用的手段,真的是够狠的,要不是阵老感觉有异的话,他们这一次的损失那可就太大了,温文海都不敢想像,要是他们真的有了那么大的损失,到时候他该如何的向赵海解释。

众人的心情也都跟温文海差不多,虽然说现在指挥部的指挥官是温文海,但是他们所有长老,都是参与到决策之中的,要是真的出了问题,那他们所有人都有责任,所以这一次的事情,可绝对不仅仅是温文海的事情,也是他们的事情,所以一听温文海这么说,所有人都大声的应了一声。

温文海摆了摆手道:“好,那大家就都回去吧,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就先不进攻了,灵植兽和灵兽堂那里的研究有什么进展之后在说,同时我们也要看看,阿修罗一族的那些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我还真的不相信了,以那些家伙的脾气,他们会一直跟我们和平相处,等到我们准备好,他们就算是想要跟我们和平相处,我们还不干呢。”

众人都应了一声,随后这才站起来,转身离开了,等到众人都离开之后,温文海这才长出了口气,接着他转头看了一眼还没有离开的常军一眼,苦笑了一下道:“真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出这种事儿,我们的攻击竟然又停下来了,说实话,我现在真的是狠不得亲自出手,把那些阿修罗全都给灭了,太可恨了。”

常军微微一笑道:“行了,不用那么着急,慢慢的来就是了,有什么好紧张的,要是真的想要那么快就把阿修罗一族给灭了,那头儿早就出手了,还能轮得到我们,头儿就是想要让我们面对各种各样的环境,经过了夜叉界和阿修罗界这两个界面,你有没有发现什么?”

温文海一听常军这么说,先是微微一愣,随后他不由得沉思了起来,好一会儿他才转头看着常军道:“你的意思是?”他其实也想到了一点儿,只不向日葵视频下载汅api在线观看过他不知道,常军想的跟他所想的是不是一样。

常军看着温文海,沉声道:“武器。”他没有多说,只说了两个字,但是这两个字就已经说明了一切了,因为温文海在听到这两个字之后,也不由得两眼一亮,随后他看着常军道:“那种大规模杀伤性的武器?”

常军点了点头,沉声道:“夜叉一族有陷阱法阵,阿修罗一族也有类似的武器,这种武器的威力,真的是十分的巨大,但是我们血杀宗,却没有这种武器,虽然在很多的宗门里,都没有这种武器,但是你也看出来了,有这种武器跟没有这种武器的区别有多大,如果没有这种武器,我们现在怕是还在进攻阿修罗一族,而不是被迫停下来,这就是最大的区别。”

温文海脸色凝重的道:“你说的不错,这种武器确实是十分的重要,有这种武器,就等于是有一把利剑悬在敌人的头上,这对于一个势力来说,真的是十分的重,这样吧,我们把这件事情告诉老闻,让老闻他们去好好的研究一下,现在我们血杀宗虽然也有了陷阱法阵制做的满天火,但是限制太多,还是不太好用,我们必须要有一种,在任何的条件下,都可以使用的,威力巨大的武器。”

常军点了点头道:“通知老闻他们就行了,我想老闻他们,也不会放松对这种武器的研究的,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这可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挑战。”常军十分的清楚,虽然说神机堂那里,可以研究出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是如何让武器变得更强,也一直都是他们最大的追求,说不定他们一直都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呢,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罢了。

温文海沉声道:“我去通知老闻他们,最近我们要做好准备,绝对不能给敌人什么机会,阿修罗一族想要让我们不进攻,我们就随他们的意好了,我到是想要看看,他们能玩儿出什么花来了。”说完温文海冷哼了一声,往外走去。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