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赵海注意到了这两家生意,但是他却没有想到,这两家生意竟然会如此的神秘,老刘头竟然都不知道他们两家是属于那一个势力的,这到真的是出乎赵海的意料之外,这也让赵海好奇了起来,他还真的是想知道,这两家店铺到底是属于那一股势力的。

老刘头看着那两家店铺一眼,沉声道:“各大宗门在临渊镇这里开店铺,为的就是收入一些古怪的东西,或是为了情报,他们其实对于这里店铺能收入多少灵石,并不是很在乎,他们的主要收入,也不靠这里,而且为了保证自己的店铺安全,他们会在自己的店铺门前,都刻上自己店铺的标记,让人不敢轻易的动他们的店铺,但是客来轩和云来这两家,他们的店铺门前,却没有任何的标记,这一点儿你应该也发现了吧?”

赵海点了点头,他还真的是发现了,客来轩也好,云来也好,这两家店铺的门前,还真的是都没有任保的标记,所以赵海才会感到这么的奇怪,按说像这么大的店铺,应该都会有靠山才对的,而且他们还会把自己靠山的标记刻在店门前,以防止有人来捣乱,所以向客来轩和云来这样的做法,确实是有些古怪。

老刘头看着赵海,接着道:“他们不只是没有什么标记,而且也一直没有说,他们店有什么靠山,但是所有敢去他们两家店捣乱的人,却全都死了,现在在临渊镇这里,已经没有人敢去他们两家店里闹事儿了,而那两家店里的人,却从来都没有说过,他们是属于那一个势力的,你难道还不觉得奇怪吗?”

赵海一听老刘头这么说,也不由得一愣,随后他也把目光对准了那两家店,沉声道:“如此说来,那两家店到是真的很神秘,不过那客来轩对于兰卡到是不错。”赵海对于客来轩那家店的感观还是不错的,他还真的是不想怀疑客来轩那家店。

老刘头的脸色更加的凝重了,他沉声道:“你说的不错,不管是客来轩也好,还是那家云来也好,他们两家店,对兰卡都十分的好,但这也正是我怀疑的地方,兰卡的父亲也好,还是张翼也好,跟那两家店,都没有什么交情,但是那两家店的人,对于兰卡却十分的好,这本身就十分的古怪,不是吗?”

赵海一听他这么说,脸色也不由得凝重了起来,他沉声道:“这确实是有些古怪,不过我看他们对兰卡,到不像是有敌意的样子,看来以后还是要小心他们一点儿为好,免得着了他们的道。”

老刘头点了点头,接着沉声道:“除了他们几家店之外,这小镇上也就没有什么好注意的人了,其它店铺里的人,我也全都认识一些,他们也不过就是一些干不动散修的老散修罢了,跟我一样,在这里混吃等死而已。”

赵海微微一笑,却是没有说什么,随后他转头看着老刘头道:“刘叔,还有一件事情,我其实还是十分好奇的,就是那个仇万千,那个家伙突然之间就建立了一个血刀帮,而且还一直准备要对付兰卡,而且他还不知道从那里得到了一个消息,说兰卡的身上有宗门令牌,所以他一心想要得到那块宗门令牌,你知道这件事情吗?”

老刘头一听赵海这么一说,他的脸色不由得一变,他看着赵海道:“宗门令牌?兰卡的身上有宗门令牌?那个仇万千是这么说的?”老刘头的语气十分的不好,看得出来,他对于这个消息,还是十分震惊的。

赵海点了点头道:“是啊,他就是这么说的,他说兰卡的身上有宗门令牌,他为的并不是兰卡身上的那把剑,而是为了兰卡身上的宗门令牌,他以为我也是为了兰卡身上的宗门令牌,所以他才想要对付我,不过他技不如人,被我杀了。”

老刘头两眼死死的盯着赵海道:“你不是为了兰卡身上的宗门令牌吗?加入宗门那可就一步登天了。”说这话的时候,老刘头的两眼一直没有离开过赵海的身上,很显然,他对于赵海的回答,那可是十分在意的,而且赵海有一个感觉,要是他回答的不好,怕是这老刘头就要对付他了,可见他对萝卜视频脖起来才有劲兰卡在意到了什么成度。

赵海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说实话,我对于什么宗门令牌还真的是不在乎,我有自己的传承,还是体修传承,所以我对于宗门的那些传承,不感兴趣,而且我过惯了散修的生活,加入到了宗门里,那我就要听别人的了,那样的日子我可过不惯,所以我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加入那个宗门。”

老刘头却依然死死的盯着赵海道:“就只为了这些?加入宗门,就有了宗门庇护了,你真的就没有想过要加入宗门吗?那你收兰卡为弟子,真的只是为了他的天赋?”老刘头显然还并不是完全的相信赵海的话,所以才会如此问。

赵海笑着道:“我只要不得罪特别强的人,那还需要什么宗门的保护,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而且我不得不说,你老对于兰卡的了解还是太少了,你以为这小子能在没有人照顾的情况下,生活那几个月,靠的是什么?他的天赋可是十分好的,好的超出你的想像,这么说吧,兰卡现在是因为服用了一种天材地宝,所以才有了现在的能力的,但是他的这种能力,并不是万能的,他的这种能力,最适合修练体修之术,而且还是一种特别的体修之术,跟那些宗门所教的体修之术全都不一样,要是让他加入那些宗门,他弄不好就毁了,而我正好会那种体修之术,可以说,他是我这一生可能都找不到的,最合适的一个传人,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不收他为徒呢,宗门,呵呵,毁在宗门手里的天才,难道还少吗?”

老刘头沉默了,他知道赵海说的是实话,那些宗门是什么德行,他是一清二楚的,他们要是发现了一个天才,但是这个天才并不适合修练他们宗门的功法,他们也会先把这个天才收入到自己的宗门里,然后教他一些功法,就算是那个天才最后没有修练出来,那也没有什么关系,总比被别的宗门给收去,成为那个宗门的一个强者来的好,像这样被毁掉的天才,可是无数,所以赵海说的一点儿错都没有。

但是兰卡的情况却是有些特别,所以老刘头对于赵海的说法,到是有些不以为然,但是他却没有多想,在他看来,赵海可能就是被那个宗门给淘汰过,所以他对那些宗门怀恨在心,而像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加入那些宗门的,这样他反到是可以放心了。

赵海看着老刘头的样子,笑着道:“兰卡身上有没有宗门令牌,对于我来说,其实都没有什么关系,我真正关心的,还是仇万千的事情,仇万千是从那里知道兰卡身上有宗门令牌的事情的?他又是从那里得到的那把刀?我感觉这一切,好像都是冲着兰卡来的,所以我就想要从你这里打听打听,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现在看起来,你也是不知道,那就算了,兰卡估计也快要醒了,我必须要回去了,不然的话那小子醒了找不到我,弄不好会哭。”

老刘头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赵海站起来对老刘头道:“对了,这几件法器,你拿去卖了吧,卖出来的钱,也不用给我了,你就留着吧,你要扩张店铺,一定需要钱,我现在手里的钱还够用上一段时间,就算是不够也没有什么关系,我可以出去做任务,你这里的店铺,必须要尽快的扩大才行,我走了。”这一次他是真的走了,临走之前,还把那几件普通的法器全都留了下来,而那把红色的软刀,他却是带走了。

老刘头看着赵海离开的背影,两眼之中精光一闪,喃喃道:“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不然的话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看来这临渊镇还真的是要变天了。”说完他轻叹了口气,往铺子里面走去,不一会儿就来到了自己的小院里,在一次拿出了一块玉简,往玉简里输入了一些内容,然后拿出了传送阵,把玉简传送了出去。

不长时间他就得到了回信,看了回信之后,老刘头轻叹了口气,没有在说什么,直接就把传送阵给收了起来,又回到了铺子里,坐到了铺子门前那里,看来街上的人,两眼却是没有什么聚焦,很显然他在想着什么为难的事情。

赵海当然注意着老刘头那里,一看到老刘头又传消息了,赵海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后他就微微一笑,回到了兰卡家里,兰卡还在睡觉,赵海看了兰卡一眼,就又回到了院子里,他下午还有事情要做呢,教兰卡认字,领小黑妖去修练,这些事情都是他每天必须要做的事呢,所以他现在每天要做的事情,真的是很多。

他在院子里坐了不长时间,兰卡和小黑妖就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兰卡的小脸上,还带着一丝慌恐,不过在他看到了赵海之后,却是恢复了正常,马上就跑到了赵海的身边,对赵海道:“师父。”

赵海点了点头,笑着道:“睡好了?睡好了那就接着来学习认字吧,学过一个时辰的时间,然后我们就带小黑妖出去,今天我们不只是要让小黑妖练习他的术法,还要去打一些猎物回来,这样我们不但可以让小黑妖修练,还会有收入了,怎么样?”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