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一声悠远的声音传来,这个声音好像是鬼在叫,但是又像是野兽在叫,听起来可怕无比,随后那些鬼兵就冲到了那些高大的金甲士兵跟前,但是站在第一排的金甲士兵,却根本就没有理他们,两眼一直死死的盯着他们身后的森罗宝殿,就在那些鬼兵离这些金甲士兵,还有百米左右的时候,他们的前面,突的出现了无数的刀光,这些金色的刀光一闪,那些鬼兵直接就被击散了。

一般的情况下,鬼兵在被击散之后,是可以恢复的,特别是现在,他们身体里的能量充足,他们可以随时恢复,但是这一次却出现了意外,那些鬼兵在被刀光击碎之后,竟然全都惨叫了一声,接着竟然直接就被刀光给吸收走了,一点儿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很快的,森罗宝殿前面的那些鬼兵,竟然被那刀光给一扫而光,全都给消灭了,而这时森罗宝殿也冲到了那些士兵的前面,那些士兵手里的刀,也尖在了森罗宝殿上。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森罗宝殿竟然生生的被那些金甲士兵给顶住了,当然,那些金甲士兵也往后退了几步,但是他们很快就被他们后面的金甲士兵给顶住了,就这样,一队金甲士兵,生生的顶住了森罗宝殿。

其实这也在众人的意料之中,因为那些金甲士兵真的是太大了,三百丈的高度,也就是说,每一个金甲士兵都有近千米高,这些金甲士兵,可是聚集了血杀宗西防线这里所有钫的能量,这才凝聚出来了,力量自然是强悍无比了。

而就在森罗宝殿被顶得停住的时候,后排的那些金甲士兵,他们手里的长刀,突的变成了一根根的飞爪百链锁,这些飞爪百链锁直接就被他们给抛了出去,前面的飞爪,一下就抓住了森罗宝殿,而前排的那些金甲士兵,手里的大刀直向森罗宝殿上斩了过去。

就听到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森罗宝殿不停的颤抖着,显然这些金甲士兵的攻击都十分的强悍,森罗宝殿虽然挡住了这些攻击,但是却也不是一点儿伤都不受的,要是一直这么被打下去,怕是森罗宝殿也危险了。

禹风波呆呆的站在森罗宝殿里,他从来没有想到,森罗宝殿竟然被人给生生的顶住了,而且现在好像还被困在这里了,要知道这森罗宝殿可是他们十三家联盟最重要的顶级法宝,以前对付血杀宗,那都是无往不利的,血杀宗每一次都是要请出他们宗门里的顶级法宝,才能与之匹敌的,但是现在,对方却只是用他们的护岛大阵就挡住了,这怎么可能呢?

就在这个时候,禹风波就听到一声长啸之声传来,随后他就听到一个声音道:“禹风波,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今天我就要毁了你们这森罗宝殿,彻底的灭了你们十三家联盟,让血海快手成年黄短视频短片下载境这里,所有宗门都知道,我们血杀宗并不是随便招惹的。”

这声音刚一落,禹风波就看到一道刀光从天边射来,这道刀光不但十分的快,而且十分的巨大,这一刀带上无比的威势,好像一刀就能把天地都给斩开一样。一看到这道刀光,禹风波的脸色不由得一变,他一下就回过神来,他十分的清楚,能斩出这道刀光的,一定是血杀宗的顶级法器。

血杀宗的顶级法器,可以说是森罗宝殿的克星,森罗宝殿是一件大型法器,他是不能变小的,但是他的防御力十分的惊人,而且可以集合多人的力量,所以他的威力十分的巨大。但是血杀宗的这种顶级法器,却全都是一些小法器,也就是一些刀一样的法器,这些法器全都是一个人使用的,当然,也可以多人使用,因为这些刀里也是有内空间的,不过一般的情况下,还是会一个人使用,因为要是多人使用的话,多人的法力进入到刀身上,会让刀身内的法力变得十分的博杂,以后在想要把这些法力给炼化掉,在想要对刀进行温养,都会变得十分的困难,可以说多人使用,对于这种小型的顶级法器,会是一种伤害,所以一般的情况下,这种小型的顶级法器,都是一个人使用的。

但是你不要以为,一个人使用这种小型的顶级法器威力就小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这些小型的顶级法器也是有他的优点的,一是他可以温养,法器温养的时间越是长,威力就越是大,像血杀宗的杀神刀和血杀刀,都是经过血杀宗无数代的人,不停的温养,威力已经变得奇大无比,森罗宝殿就算是能量全开,正面对上,那也是占不到一点儿的便宜。

第二就是他体积小,便于携带,便于使用,因为他的体积小,所以只要带在身上,装到空间法器里,都可以带走,而且使用的时候,直接拿出来用就可以了,也不用蓄力,而且威力还不小,这也没是他的优点。

大型法器胜在巨大,气势足,威势大,第一次出动,都会给人一种泰山压顶一样的感觉,而小型法器就像是一根针,虽然他小,但是他的力量却十分的集中,各有优点,当然了,要是一件小型法器,被温养了无数年,那么他的威力,是绝对比大型法器还要强的,因为他的力量十分的集中。

血杀宗的杀神刀和血杀刀就是属于这种小型法器,他们被温养了无数年,威力十分的巨大,一刀击出,力量集中,虽然说一刀不能把森罗宝殿怎么样,但是如果多来几下,绝对可以把森罗宝殿给击坏。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十三家联盟虽然有森罗宝殿这样的大型法器,但是却不敢对血杀宗动手,一是因为血杀宗的实力比他们强,二是血杀宗的杀神刀和血杀宗,都可以克制他们的森罗宝殿。

也就是说,森罗宝殿可以留在十三家联盟那里进行防御,如果森罗宝殿进攻血杀宗的话,血杀宗完全可以把森罗宝殿给逼退,这一次禹风波也没有想到,杜万杀会来的这么快,而且还是带着杀神刀来的,所以他的准备有些不足。

虽然说森罗宝殿现在能量十分的足,但是现在他们却被那些金甲士兵,用飞爪百链锁给锁住了,同时那些金甲士兵还在不停的攻击着森罗宝殿,森罗宝殿怕是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在加上他们被锁住了,不能跑,不能躲,只能硬抗,这对他们更加的不利。

禹风波刚刚下令森罗宝殿能量全开,就听到轰的一声,那道血红色的刀光,直斩在了森罗宝殿上,森罗宝殿上黑芒大盛,黑芒与红色刀芒对撞了一下,就听到轰的一声,黑芒默淡了下去,但是刀光也被挡住了。

禹风波轻出了口气,但是就在这时,却看到一道金光突的攻来,他转头一看,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站在护罩上的巨大金甲士兵,只剩下那些手持着飞爪百链锁的还站着,而其它的士兵却全都消失了,与之相反的是,一把巨大的金色弯刀,等正往森罗宝殿上斩来。

禹风波的脸色一下就变了,他发现这一把金色的弯刀,虽然没有红色的刀芒那么强,便是威力也十分的巨大,现在森罗宝殿还在荒能,还需要几息的时间才能荒能完成,在这个时候,虽然森罗宝殿还有一定的防御力,但是这种防御力,是绝对不可能挡得住这把金色弯刀的。禹风波心念一动,几道法诀飞快的打在了森罗宝殿上,他要调动起森罗宝殿里,现在还没有聚集起来的所有力量,挡住这一击,虽然这对于他来说,无疑就是饮鸩止渴,因为他现在就把森罗宝殿里的能量都调动起来,等到杀神刀下一次在杀来,他们可能就挡不住了,但是他却不得不这么做,因主要是他不调动起那股力量,他现在就挡不住了。

轰!弯刀斩在了森罗宝殿上,森罗宝殿上的黑芒一闪,挡住了弯刀,但是在弯刀消失的时候,黑芒也消失不见了,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血红色的刀光,在一次斩了过来,这一刀顿时让禹风波面如死灰。

不过随后禹风波的两眼狠色一闪,他手一动,手里飞快的打出了几道法诀,这几道法诀打入到了森罗宝殿里之后,整座森罗宝殿都晃动了起来,随后无数的黑色丝线从森罗宝殿里冒了出来,在森罗宝殿的上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骷髅,这个黑色骷髅一出现,马上就向血红色的刀芒上撞了过去。

咝一的声轻响,在没有之前的能量对撞的威势,黑色的骷髅与刀芒同时消失于无形,但是森罗宝殿却一下就变得黯淡了下来,在也看不到之前那种惊人的气势,好像一下就变得破败了起来。

就在这时,那道金色的弯刀在一次出现了,而禹风波却不管那么多,他身形一动,直接就飞进了森罗宝殿里,对宝殿里的人大声道:“用随身传送阵,撤走!”他十分的清楚,刚刚那一下,已经把森罗宝殿最后一丝的潜力全都给逼出来了,森罗宝殿在短时间内根本就不可能形成战斗力了,而且这金刀一刀下来,怕是森罗宝殿就要毁了,所以他们不能在留在这里了,他们必须要跑。

大殿里的其它人一听他这么说,脸色都是一变,不过他们也知道现在不是说什么的时候,所以他们全都启动了自己身上的随身传送阵,白光一闪,直接就消失在了大殿之中,这已经是他们最后的保命手段了,没有人有一点儿的犹豫。而这时那金色弯刀也斩在了大殿之上,轰的一声,地动山摇。(未完待续。)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