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羽奇看着那个人影,嘴角却是露出了一丝笑容,他沉声道:“拜你为师?我看不用了吧?把这杆魔王幡收了我到是觉得还可以。”说完白羽奇身形一动,直接就向那长幡冲了过去,一把就把那长幡给抓在了手里。

就在这个时候,那长幡上的魔神像却是猛的一动,随后那魔神像手里的长刀,直向白羽奇斩了过来,白羽奇的身形却是猛的后退,下一刻他的身上突的出现了一个法相,这个法相是一个身穿道袍,手里拿着一个招魂铃的白羽奇的形像,就见这个法相白羽奇,手里一摇招魂铃,下一刻一张黑色的大网,直向那血玉牌里出来的人影罩了过去。

那个人影好像没有看到白羽奇的动作,他只是平静的站在那里,而那个大网直接就从这人影的身上穿了过去,竟然一点儿都没有伤到他,这让那道士白羽奇的脸色不由得一变,而这时那个血红色的人影,这才了看着那道士白羽奇,哈哈大笑道:“有意思,真的是太有意思了,小子,真是没有想到,你一个鬼道中人,竟然会用一个道士形像来做法相,真是有意思,我越来越喜欢你这个小子了,你刚刚根本就没的抓住魔王幡,去抓魔王幡不过就是一个幌子,你本来的目标就是我,你以为我是鬼,所以你想要先把我收拾了,我然后在慢慢的收拾魔王幡,但是你这一次却真的是想错了,我并不是鬼,我其实只是一丝精神力,而那魔王幡,其实是我以前的法器,我可以指挥他进行战斗,如果你想要对我动手,那魔王幡就会对付你,而现在的你,根本就不可能是魔王幡的对手,我之所以没有让魔王幡上来就要你的命,就是因为我是真的想要收你为徒,怎么样小子,我在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拜我为师,我就可以收你为徒,同时也可以放你一马,如何?”

白羽奇的法相慢慢的消失了,他看着那个血红色的人影,沉声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收我为徒,你也说了,我的实力并不是很强,而且我的年纪也已经大了,你要教导我,怕是会花很大的力气吧?那你为什么还一定要收我为徒呢?”

那红色的人影一听白羽奇这么说,就沉默了下来,好一会儿他才开口道:“为了传承,当年我与人争斗,身受重伤,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为了保住我的传承,我直接就把我的精神力,转移到了玉牌之中,等着有缘人的到来,同时让我的身体坐化了,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的精神力在失去了身体之后,竟然很快就衰弱了下去,就在我的精神力快要消失的时候,我不得不把我的精神力与魔王幡连在了一起,用魔王幡的力量,来让我的精神力得以保存,但是我没有想到,没有我的力量支持,这些魔王幡竟然也慢慢的沉寂了下来,而我也隐入到了沉睡之中,想要让我重新的醒过来,只有重新的激活魔王幡,而想要激活魔王幡,就需要毒血才行,我已经在这里不知道沉睡了多少年,终于被你用血把魔王幡给激活了,我自然也就醒了过来,小子,接受我的传承吧,你可能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白羽奇看着那红色的人影,不由得沉吟了起来,随后开口道:“传承?难道你只需要我接受你的传承?而不是想要夺舍什么的?”白羽奇身在魔门之中,自然听说过很多关于夺舍的传闻了,所以他才一直对那人十分的警惕,而现在他就是说出夺舍这件事情,看那人如何回答。

“夺舍?哈哈哈,小子,你想太多了吧?还奇舍?他你知道夺舍有多难吗?你是不是听说过很多夺舍的传闻?但是你什么时候听说过那些传闻变成真实的了?我告诉你,夺舍是绝对不可能的,夺舍就只会是传闻,这个世界上,到现在怕是也没有谁能夺舍成功,除非那个身体本来就是你的,如果那个身体本来就是你的,那你自然也就不用夺舍了。”那红色人影一听白羽奇这么说,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白羽奇一听那人这么说,却是愣在了那里,他实在是没有想到,那人竟然会说出这样的一个答案,他仔细的回想了一下了,在万山界这里,关于夺舍的传闻不少,黄色视频的应用但是成功的却是一个都没有,这让他也不由得微微的往下了心。不过他还是看着那人,开口道:“就算是阁下不会夺舍我,但是我怎么能相信你真的想要收我为弟子呢?”

“小子,你才在修真界里混了多长时间,你知道一个修士最怕的是什么吗?我告诉你,不是不能长生,不是自己的实力没有办法进步,而是断了传承,一个修士就算是修练的一切顺利,他可以飞升了,但是他还是希望,能在这一界留下自己的传承的,这对于一个修士来说,可是十分重要的,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没有人希望自己走之后,却很快就被人忘记,有人说,人生有两次死亡,一次是你的身体死亡,而另一次就是所有人都忘记了你,不管你是多么强的修士,都希望能留下一点儿什么,所以传承,对于修士来说,才是最重要的,我坚持了这么多年,终于遇到了一个人,不管你是不是合适,我都希望能收你为弟子,把我的道统传承下去,怎么样,小子,我这么解释,你还满意吗?”说到最后,那个红衣人的语气,已经变得十分的不善了。

白羽奇一听到那红衣人这么说,他的心里也不由得一动,说实话,不要说那些高手了,就算是他,现在都想要收一个弟子,把自己的道统给传下去,这可能是每个修士都会做的事情,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到是相信了对方的话。

不过白羽奇还是看着对方,沉声道:“如果我不答应呢?”他还是想知道,如果他不答应,那对方会如何做,如果对方说会放他离开的话,他一定不会拜师,因为从对方的行事手段就可以看得出来,对方并不是什么好人,对方说放他离开,那对方一定是在骗他,不只是这一次在骗他,之前的一切,可能都是在骗他。

但是如果对方说要杀了他,那证明对方说的是实话,那他之前说的一切,可能全都是实话,当然,这样的判断,可能不准,但是白羽奇却还是相信自己的感觉,他就是想要看看,对方在这个进候,会不会跟他说实话。

他十分的清楚,对方到了这种成度,如果还会放他走,那才是有鬼呢,把他放走了,那这里的事情,就会传出去,到时候别人一定会有办法收拾他,把那魔王幡给抢走,这可不是对方想要看到的,所以对方是绝对不会让他离开的。

“杀了你,如果你不同意拜我为师的话,那你就去死吧,正好,这么多年了,我的魔王幡一直没有活人祭祀,杀了你,就用你来祭我的魔王幡好了,这样我还可以多坚持一些年,说不定就会等到下一个人的到来。”那红衣人平静的道,就好你说的只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事情,但是那平静的语气之中,却是带着十分浓重的杀气。

白羽奇长出了口气,随后他也没有在犹豫,直接就跪了下来,冲着那个红色的人影拜了三拜,接着开口道:“弟子拜见师尊!”他知道,他没有别的选择了,虽然说他拼进全力,也可能会逃出去,但是说真的,他也没有太大的把握,而且在白羽奇看来,这件事情,其实是一个机会,一个让他可以一飞冲天的机会。

“哈哈哈,好小子,你拜的到快,记住了,老夫是血杀宗的血杀尊者,你以后就是血杀宗的弟子了,起来吧。”那红色的人影十分的开心,直接就让白羽奇站了起来,不过白羽奇却是十分的好奇,这血杀宗到底是什么宗门,他以前还真的是没有听说过,这世界上有血杀宗这样的一个宗门。

对方看着白羽奇的样子,开口道:“小子,这里不是什么说话的地方,你现在先把魔王幡给收了,然后我们就离开这里,你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我们在说话,记住法诀。”说完就告诉了白羽奇一个法诀,然后就直接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了一块血玉玉牌留在那里。

白羽奇收起了那块玉牌,随后按照红衣人教的,把法诀打到魔王幡上,魔王幡飞快的变小,最后变成了一根只尺许长的小幡,被白羽奇给收了起来,随后白羽奇看了一眼四周,身形一动,直向万魔宗的方向飞去,他必须要尽快的回到宗门,等回到了宗门,他才能开始跟着血杀尊者修练。

万鬼宗在魔门之中,也算是一个大宗门了,以前万鬼宗甚至可以说是魔门之中,鬼修第一宗门,但是后来万鬼宗有几代没有出现什么人才,实力就有些跟不上了,现在魔门之中的鬼修第一宗门,名为驭鬼宗。

不过万鬼宗这几代人到是很争气,实力又有所回升,在魔门之中,地位也是不低的,白羽奇就是万鬼宗里的一个普能弟子,所以他不管是回到万鬼宗还是离开万鬼宗,都不会有人注意他,他自然也就十分顺利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虽然说白羽奇只是一个普通的弟子,但是他住的地方到是不错,也是一个独立的小洞府,这个洞府并不是很大,而且是在一个大洞府里的小洞府,但是是已经十分的不错了,最起码他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