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灵云子这么说,彩玉真人的脸上不由得露出满意的笑容,他看着灵云子道:“不错,你能这么想,非常的不错,你说的一点儿都没有错,现在我们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反攻炼狱界,抢回我们失去的一切,把我们仙武界的气运,重新的夺回来,但是可惜,那些人并不是这么想的,所以你最近还是要紧盯着炼狱界那里,与那些异兽一族常联系,到了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多让出一些利益,但是我们仙武界,必须要重新的回到炼狱界那里。”

灵云子应了一声,彩玉真的这才摆了摆手道:“行了,下去吧。”灵云子应了一声,随后他冲着彩玉真人行了一礼,接着转身离开了,而彩玉真的看了灵云子一眼,眼中露出了一丝的笑意,他其实对于灵云子的表现是十分满意的。

虽然说灵云子之前被赵海赶出炼狱界,但是他在问过灵云子在炼狱界做的事情之后,他并不认为灵云子做错了什么,灵云子没有做错,只能说赵海太过于高明了,而且也太果断了,直接就对他们动手,说实话,灵云子的失败,在彩玉真人看起来,真的是非战之罪。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彩玉真人,还是愿意支持灵云子的,而灵云子这一段时间的表现也十分的不错,彩玉真的还是十分满意的,今天问过灵云子之后,彩玉真人就更加的满意了,因为灵云子的回答,正是他想要的答案。

而灵云子却并不知道这些,他在离开了彩玉真人的洞府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洞府里,他现在必须要好好的想一想,下一步应该怎么配合赵海行动了,事实上他们已经有了下一个目标了,那就是项天,而且他们行动的时间就在这几天。

当然,灵云子同时也想到了今天他看到那些道级高手时的情况,那些道级高手之中,竟然会有那么多的人,被虫族控制,这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不过他现在还没有见过脑虫,只是听赵海说过,所以他还有些不相信,他必须要等到自己亲眼见过,才会真正的相信。

而项天这个时候,到是没有什么感觉,之前他在炼狱界那里的失败,确实是对他在长老会里的地位有了一定的影响,但是灵云子他们失败之后,项天的失败也就不会被人一直提起了,因为灵云子可是直接就被人从炼狱界那里赶了出来,这是最大的失败,所以最近一段时间,项天的日子也好过了很多。

当然,项天觉得,自己在炼狱界那里,最大的收获,是认识了两个人,这两个人一个就是李萧,而另一个就是孙文中,这两个人是跟他一起从炼狱界那里回到仙武界这里来的,他们三个人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小联盟,而这个小联盟,是以项天为主,所以他当然开心。

不过项天也发现他们这个小联盟的一些问题,就比如说,他们这个小联盟里,李萧与孙文中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孙文中看不上李萧,李萧也看不上孙文中,但是他们两个人,又同时与项天的关系很好,以项天为首。

项天对于这种情况,其实是乐见其成了,在项天看来,就应该这样,只有孙文中和李萧不和,只有他们两个人争来斗去,他才能一直保持这个领导的地位,要是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也很好,那么他也就没有办法保持这个领导地位了。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项天关没有过多的调节两人之间的关系,他就是要利用这两个人不合这一点,给自己谋取更大的利益,让李萧和孙文中,一直都跟在他的身边,只有他们三个人这个小联盟一直存在,他以后在拉拢一些人,那么他在长老会里的话语权就会越来越重,这就是项天的打算。

项天的性格十分的霸道,而越是霸道的人,他们对于权力的欲望也就越是强烈,所以项天才会如此做,他就是希望能尽快的让自己的权力和地位变得更高一些,这对于他,对于他的宗门都是有好处的。

这一次开会,项天并没有说什么,他十分的清楚,在彩玉真人没死之前,没有人能去挑战他,所以项天在有彩玉真人的会议上,一般都很沉默,特别是彩玉真人亲自主持的会议,他更加不会说什么。

不过他对于彩玉真的提出来的三件事情,到也是十分赞同的,特别是反攻炼狱界的事情,他其实也很上心,他想着反攻炼狱界,并不是真的认为他们是为了夺气运什么的,他主要就是为了报仇。

可以说项天的修练是十分顺利的,从一个弟子,一直到一个道级高手,他这一路走的还是很顺利的,而他吃的最大的亏,就是在炼狱界那里,在炼狱界那里,他与赵海相斗,好像每一步都有比不上赵海,第一步都不如赵海,最后被赵海生生的抢走了好座火山,虽然说因为灵云子的失败,现在大家都不在提他失败的事情了,但是这件事情,他自己却记得,在他看来,这是他的奇耻大辱,他怎么可能不想着报仇呢。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希望仙武界可以反攻到炼狱界那里,这样他才有机会去找赵海报仇,一雪前耻,所以除了彩玉真人他们,最想反攻炼狱界的,其实就是项天,至于其它的道级高手,有几个是真心想要反攻炼狱界的,还真的不知道。

开会回来几天之后,项天正在自己的洞府里修练,空然一个传信玉剑到了他的面前,项天马上就接过传信玉剑,精神力直接就探入到了传信玉剑之中,这一看他就知道,这传信玉剑是李萧发来的,就见玉剑里定着:“项兄台见,今天我门下弟子,于古战场处,发现一怪异法阵,请兄共同查看,望兄速来,弟且盼之,李萧。”

李萧有的时候给了写信,就喜欢这么写,项天也习惯了,他心起了玉剑,身形一动,直接就离开了自己的洞府,直向古战场的方向飞去,李萧让他共同查看,那就说明李萧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他当然要去看看了。

几个时辰之后,项天已经到了古战场的外围,在这里他并没有看到人,就在他拿出传信玉剑,准备传信的进候,就见李萧已经从古战场里飞了出来,李萧一看到项天,马上就飞了过来,冲着项天行了一礼道:“项兄,你可算是来了,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这里看看,你果然是从这里来的,走,我们进去在说。”

项天对于李萧到是没有什么怀疑,他点了点头,跟着李萧往古战场里飞去,一边飞一边对李萧道:“怎么回事儿?你们发现了什么?”项天到是很好奇,李萧到底是发现了什么,竟然会如此着急的把他找来。

李萧沉声道:“我门下的一个弟子,来古战场这里碰运气,结果无意之间在古战场里发现了一座新建的法阵,我就过来看看,这个法阵十分的古怪,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之前要找的法阵,所以我就请你来看看。”

项天点了点头,随口问道:“可通知孙文中了?”他们三个人是一个联盟,所以遇到什么事儿的时候,项天还是会想到孙文中,不过他这话一出口,他就发现李萧沉默了一下,随后李萧这才开口道:“还没有,就请项兄到了之后在做决定。”

项天一听李萧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就明白了李萧的意思,李萧与孙文中的关系并不是太好,所以李萧不想把这里发现法阵的事情告诉孙文中,一想到这里,项天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但是很快就隐去了,他也只是应了一声,就跟着李萧往古战场里面飞,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一个十分破败的院子里,而在这个十分破败的院子里,却是有一个十分新的法阵,而这个法阵上,竟然还有一个能量罩,正罩在上面。

项天一愣,随后却是一喜,他直接就向那法阵飞去,但是在飞到法阵外面的护罩时,就直接被那护罩给挡住了,项天不怒反喜,这法阵看出来是新的,而且这护罩还很强,那就说明这个法阵确实是新建不长时间,也许这个法阵,正是他们要找的五个法阵之一?

项天马上就转头看着李萧道:“这个法阵十有意思,难道说这个法阵,就是我们要找的五个法阵之一吗?”项天对于法阵之术,了解的并不是很多,所以他才会如此说,他知道李萧对于法阵还是有一些研究的。

李萧摇了摇头,沉声道:“应该不是,我们要找的五个法阵,应该都是有属性的,而这个法阵,却是一个传送法阵,只不过比一般的传送法阵更加的复杂一些罢了,所以我觉得不是,这应该是一个传送阵。”

“传送阵?这是什么传送阵?传送阵有这么复杂吗?”项天吃惊的看着李萧,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李萧竟然会说,这是一个传送阵,这个传送阵是不是太大了一点儿,也太复杂了一点儿?

“不复杂不行啊,这可是能传送到炼狱界那里的传送阵啊。”不等李萧回答,一个声音突然传来,久草软件下载项天一愣,他马上就转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却发现灵云子正带着盗天机和玉冰站在不远处看着他。

一看到灵云子,项天不由得一愣,随后他的脸色不由得一变,他与灵云子的关系可是不好,甚至可以说很差,因为他当初被调去炼狱界那里,等于是抢了灵云子的位置,这本身就已经把灵云子给得罪了,而随后他失败了,灵云子又把位置给抢了回去,这也让他对灵云子十分的记仇,所以项天与灵云子的关系一直都是很紧张的,虽然他们两个人的目标都是一样的,都是要反攻炼狱界。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