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一声巨大的龙吟之声,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说实话,他们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血战八式还可以如此用的,用尸山血海这一招,与血流漂杵这一招结合,竟然还能有这样的效果,这太让人吃惊了吧?

而且赵海之前还用了血雨腥风这一招,血国三千也用了,他用的是血战八式,但是又与血杀宗弟子用的血战八式有所不同,所有人都知道他用的是血战八式,但是他用的血战八式,却比血杀宗弟子用的血战八式,强大太大了,最起码血杀宗的弟子就做不到,把血战八式的那些功法加持,完全的实体化,要是不能把血战八式的功法加持完全的实体化,也不可能把血海尸山这一如与血流漂杵这一招,完全的结合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赵海的身形在一次出现在了巨龙的上空,现在巨龙身上已经满是伤口了,那些伤口里,正在向外冒着黑雾,那些黑雾刚一冒出来,直接就消失不见了,那些黑雾并不是在给巨龙治疗身体,而相当于巨龙身上的血,也就是说,这巨龙其实正在流血。

赵海站在巨龙的头顶上,他看着巨龙,随后他手里的长戟在一次举了起来,接着用力的向下一插,那长戟一下就没入到了巨龙的头顶91抖淫,直接就把巨龙那透明的头胪,给一下就插出了一个大洞,随后那长戟猛的一下就变长了,直向巨龙的头胪里伸了进去了。

那巨龙惨叫了一声,开始拼命的挣扎,但是最后,却被那长戟给死死的钉在了海底,就好像是一条,被人用刀钉在了木板上,一时却没有死的蛇,他在不停的挣扎着,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死定了。

不一会儿巨龙停止了挣扎,他的身体直接就化成了一大团的黑气,直接就飘了起来,最后消失不见了,赵海手一挥,直接就把那长戟给抽了出来,拿到了手里,他看了四周一眼,没有发现有任何的敌人,他这才松了口气。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的一阵狂放无比的大笑之声传来道:“哈哈哈哈,终于让老夫出来了,哈哈哈哈,老夫终于自由。”随着这个声音,一个道锋锐无比的剑气,猛的从龙界的一片地方冲天而起来,这股剑气实在是太过于强大的,直接就把四周的海水,全都给排开了,那锋锐的气息,让赵海他们就算是防得老远都可以感觉得到。

赵海看着那剑气传来的方向,随后他的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接着他大喝道:“血杀宗弟子听令,退回到玄武空间,快。”随着他的这个声音,他整个人已经向那个方向冲了过去,他已经感觉出来了,那个方向正是幽暗海沟的方法。

而血杀宗的弟子一听到赵海的这个命令,二话不说,全都是身形一动,直接就消失在了原地,他们对赵海的命令,没有一点儿的怀疑,所以全都动用了随身传送阵,直接就把自己传送回了玄武空间里。

而赵海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幽暗海沟边上了,就见幽暗海沟里,一股存黑色,锋锐无比的剑气,正冲天而起,虽然这剑气是黑色的,但是赵海却还是可以看清这剑气里面的情况,这种感觉十分的奇怪,因为你的眼前明明全都是黑色,但是他却可以感觉到,这黑色里面的所有情况,就见一个人影,正从幽暗海沟的底下,直向上冲了过来。

这个的速度十分的快,最一开始他还在幽暗海沟的底下,转眼之间就已经到了幽暗海沟的中间了,又是一眨眼的时间,那人已经出现在了幽暗海沟的上面,与赵海的位置几乎齐平了,同时那人也看到了赵海,他身形一动,就已经出现在了赵海的前面。

赵海一脸平静的看着那人,那人一身的黑衣,他的黑衣看材料,应该是十分不错的,但是现在已经显得破破烂烂的了,他的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了,如乱草一样,胡子长的老长,整个人瘦的好像是皮包着骨头,就好像是路边那些饿了很长时间的乞丐。

但是他的身上,却带着无边的剑气,这剑气并不是他的剑发出来的,事实上他手里也没有剑,他的身上只有那么一件破的不行的破衣服,但是他的身上却透着无边的剑气,虽然他的整个人看起来无比的瘦弱,但是那剑意却是一点儿也不减。

那人也在看着赵海,在看到赵海的样子之后,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道:“小子,你是什么人?可是了空那个家伙的弟子?不对啊,了空那个家伙是佛门中人,而且他是不收俗家弟子的?你到底是什么人?也是被了空给抓进来的?”

赵海一听那人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摇了摇头道:“这位道友请了,你说的了空是什么人,在下不认识,可是这空间的主人?”赵海差不多已经猜出来了,这老人口中的了空,可能就是这空间的主人,那位制做了这个空间的那个佛门大能。

那老人一听赵海这么说,却是一愣,随后却是两眼一立,他看着赵海,冷哼了一声道:“好小子,你以为你能骗得了老夫吗?这空间本就是了空弄出来的,你竟然敢说不在道了空是什么人?你不知道了空是什么人,你怎么进入到这片空间里来的?”他的眼睛这么一立,一股剑意直向赵海压了过来,那剑意就好像是真正的利剑一样,以赵海的身体强度,都感觉到微微有些刺痛。

赵海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肯定了,这个老人就是一个剑修,一个最为纯正的剑修,最后纯正的剑修,他们的一生追求就在剑道之上,最一开始他们可能是用剑的,但是最后,他们的剑已经与他们的身体融为一体了,他们就是剑,剑就是他们,这样的人,是最难应付的,因为他们的攻击力,几乎可以说是天下无双的。

那老人看着赵海的样子,也不由得轻咦了一声,他知道自己的实力,虽然自己被关了多年,力量已经不如全盛之时了,但是他却知道,自己的剑意,比之前更强了,一般的人,被自己的剑意这么一压,直接直接就被剑气给砸得粉碎了,可是对方却好像没事人一样的站在那里,这就足以说明对方的实力了。

之前那老人还有些看不起赵海,一是赵海的年纪,赵海现在看起来还是不到三十岁,而且长相平凡,身上更是没有任何的气势,所以那老人最一开始还真的是没有把赵海放在心上,但是现在这一试,他的心里也不由得一凛,他马上就知道,赵海绝对不简单,是跟他同等级的高手,他不由得收起了轻视之心,两眼认真的打量着赵海。

他这一打量赵海,还真的让他看出了一些东西,赵海也是一身的黑衣,现在他的黑衣正在不停的波动,很显然,那黑衣也被他的剑气给压的,在不停的波动,但是那黑衣没有破,那就代表着,那黑衣绝对是一件宝物。

他头上带着金冠,但是他的金冠还好好的带在他的头上,一点儿也没有受到他剑意的影响,显然也是一件宝物,一个人身上同时有两件如此等级的宝物,那就代表着,这个人的身份,绝对不一般。不过那老人却没有任何贪婪的心思,就像赵海猜想的一样,他是一个剑修,对于他来说,剑道就是他的一切,所有的宝物,对于他来说,都是无用的东西,他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所以虽然他看到赵海身上的黑衣和金冠全都是宝物,却并没有生起任何贪婪之心,只是让他对赵海更加的忌惮了。

同时那老人也注意到,赵海脸上的皮肤,有的时候会微微的下陷,这让那老人的心里更是一凛,他太清楚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赵海其实是受到了他剑意的影响的,只不过他的皮肤,生生的挡住了他的剑意。

他的剑意虽然只是意,但是却已经跟真正的用剑攻击差不多了,一般的人,要是被他的剑气给压着的话,怕是已经被凌迟活剐了,而赵海不过是皮肤微微的往下陷,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他的身体强度,已经达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在这位老人所知道的人中,怕是还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儿,就算是那些体修大宗门的绝顶高手,怕是也做不到这一点儿,不过这也让那老人肯定了,赵海一定是一个体修高手。

在修真界里,有几种人是最不好惹的,一是剑修,二是体修,三是毒修,这三种修士,没有人敢轻晚易的招惹,剑修就不用说了,他们的攻击力天下无双,而且他们的性子也如剑一样,直来直去,你要是得罪了他,他一定会想办法报复回来,不然的话他们的念头就不会通透,那就会影响到他们的剑意,要是他们的剑意受到了影响,那他们的剑道也会受到影响,所以你得罪了剑修,就等着他跟你不死不休吧。

体修的防御力强,力量大,而且他们的生命力,也是所有修士之中最强的,所以你要是不能一下就把体修给弄死,那就等着他们的报复吧,这些家伙的实力都不会太弱,要是真的被他们给盯上,那绝对会让人头痛无比。

毒修全都是用毒的高手,在修真界里,修士的身体都是十分强悍的,还有各种解毒药物,所以很多的修士是不怕毒的,专门修练毒功的修士也很少,但是只有遇到了,那就代表着,这个人对自己的毒十分的有信心,遇到这样的人,那绝对是一个修士的噩梦!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