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不遇他们回到了前线指挥部那里,到了指挥部里,几人也都有些沉默,好一会儿孙不遇才开口道:“你们觉得,闻长老说的事情,有几分把握?会不会真的是那样的?”孙不遇虽然感觉闻于名说的十分有道理,但是事情是不是真的是那样,还真的不好说,而他们与闻于名可不一样,闻于名只是分析,然后想出解决的办法,至于这个办法是不是有效果,对于闻于名的影响并不是很大。

可是他们不一样,他们是前线指挥官,也就是说,这种方法是不是有用,跟他有直接的关系,要是这种方法没有用的话,那么前线弟子可能还会面临与上一次一样的情况,他们必须要考虑好这些,解决这些才行。

江生林沉声道:“我感觉应该是可行的,毕竟闻长老几乎把所有情况全都总结了起来,然后才得出来的这个结论,所以我觉得,他说的可能是真的。”江生林对于闻于名还是很有信心的,闻于名能在神机堂堂主的位置上坐那么长时间,那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可以说他的能力还是很强的。

“我们会做好预案的,就算是老闻说的不对,也不会在出现向上一次那样的情况了。”阵老突然开口道,他到是没有觉得,自己上一次说的有什么不对,上一次的那种情况,是谁都想不到的,但是如果下一次在遇到这种情况,他们还是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那就是他的不对了,所以阵老他们已经在着手做预案了,以后血杀宗的弟子就算是在遇到这种情况,也知道怎么做了,不会在出现上一次的事情了。

孙不遇一听阵老这么说,也是长出了口气,随后开口道:“好,这样最好,闻长老他们那里还得有几个时辰才行做出预案来,那我们就让弟子们好好的休息一下,对了,九算长老,你也要注意一点儿,法阵的控制也是需要精神力了,要是那些小鱼对我们的法阵进行攻击的话,那也会是十分麻烦的,你一定要小心那。”

九算老人因为要指挥龙界这里的幻杀大阵,所以也跟孙不遇他们在一起,现在一听孙不遇这么说,他马上就点了点头道:“放心好了,我会小心的。”他到真的不是很担心,如果那些小鱼真的能进入到他们的幻杀大阵里来,怕是还不等那些小鱼找到他们的阵眼,就已经隐入到了幻境之中了,他现在到是更想会会那些小鱼了,看看那些小鱼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

孙不遇也没有在说什么,转头对一旁的参谋道:“告诉弟子们,好好的休息,今天就有不会在进攻了,要进攻也是明天,让他们养足了精神,只要找到了解决的办法,我们一定会去报仇的。”对于他们来说,这一次的事情,真的是有些耻辱,被敌人用自己的法器给攻击了,这对于修士来说,绝对是一种耻辱,所以孙不遇说报仇,一点儿也没有错。

参谋应了一声,马上就去传令去了,孙不遇转头对江生林他们几人道:“我们也去休息一下吧,老汤,今天就你看着吧,注意一下前线那边,我觉得北面这里,现在不见得会有敌人敢来攻击我们,但是南线那边就说不定了。”汤应义应了一声,孙不遇他们就全都去休息去了,毕竟指挥战斗,也是十分耗精神的事情。

孙不遇他们刚去休息了三个时辰左右,就被汤应义他们给收了出来,等到他们一出来,汤应义就对几人笑着道:“神机堂那里发来了解决方法,只需要在我们的法阵里,加入两个法阵就可以了,不过这两个法阵加入的位置也是有讲究的,你们也来看一看吧。”

说完把玉简给了孙不遇,孙不遇看过玉简里的内容之后,也有些吃惊的道:“就这么简单吗?虽然这两个法阵的位置有些特别,但是对于我们的弟子来说,其实也并不难啊,我们有光脑,用光脑直接就可以把法阵加到指定的位置,不会出一点儿的差错,但是这么做,真的管用吗?”

“我想应该会管用吧,你也知道,神机堂那里的人,他们要是没有一定的把握,是绝对不会告诉我们的,就算是这两个法阵,也应该是经过他们多次试验之后,确定正的有效,才会发给我们的,应该没有问题的。”汤应义沉声道。

孙不遇也知道,神机堂那里的人,行事一直都十分的小心,任何一个法阵的变动,他们都会经过很多次的试验,在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才会推出来,所以这个法阵应该也是一样,只不过他对于闻于名说的事情还是有一些疑虑,才会如此。

想了想,孙不遇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沉声道:“好吧,那就这么决定了,把这个下发给弟子们吧,要是他们有时间的话,也可以进入到真实幻境里去学习,神机堂是不是已经把这个东西,交到了真实幻境那里去了?要是的话,就马上安排弟子们学习吧。”

汤应义他们几人全都应了一声,他们也明白孙不遇的意思,把发明出来的东西,放到真实幻境里,这好像是已经成为了神机堂那些人的一种习惯了,因为把这些东西放到真实幻境那里,会让弟子位可以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学会,这对于事物的传播,可是十分有效果的。

血杀宗的弟子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马上就进入到真实幻境里去学习去,像这种全宗推广的东西,是不需要他们付出什么贡献点的,这也是他们难得的可以免费得到好东西的机会,因为血杀宗的弟子已经发现了,这种全宗推广的东西,往往都是十分实用的。

不过就是两个法阵,血杀宗的弟子很快就学会了,就像孙不遇之前所说的那样,血杀宗的弟子,都有身外化身,他们的身外化身里全都有光脑,而那些光脑,是可以控制法器里的法阵数量和位置的,所以只要他们学会了那两个法阵,知道那两个法阵应该放在什么位置上,那么就不用他们太过于操心了,他们只需要让光脑知道,以后他们的法器里,必须有这两个法阵,而这两个法阵的位置,必须在那里,就已经足够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血杀宗的弟子,可以在第二天一早,就对那片海葵区域进行攻击了,那片海葵区域那里,到是显得十分的安静,没有任何的东西出现,那些小鱼也早就隐没到了海葵区域里,而且也一直没有露头,所以现在看起来,海葵区域那里,还是一片的安静,什么东西都没有。

第二天一早,等到所有人都准备好之后,孙不遇一声令下,血杀宗的弟子在一次的出动了,他们这一次在一次来到了海葵区域外百里之处,随后血杀宗的弟子同时放出了飞剑,这一次放出飞剑的弟子数量是还是十万把,这么多的飞剑一起攻击,还是十分壮观的。

因为血草莓视频老版App下载免费杀宗弟子用的飞剑,还是游鱼剑,所以看起来就好像是一片鱼群,正在向海葵区游过去一样,而就在飞剑离海葵区还有二十里左右的时候,海葵区里的那些小鱼,在一次从海葵区里游了出来,而血杀宗弟子,一看到那些小鱼,马上就紧张了起来,开始小心的注意着那些小鱼,同时也小心的控制着自己的飞剑。

那些小鱼就那么停在海葵区外面,看着那些越来越近的飞剑,好像在等着那些飞剑刺过来一样,而血杀宗的弟子也全都小心的看着飞剑,他们还真的怕那些飞剑,在一次转过头来攻击他们。

但是这一次他们怕是要失望了,那些飞剑没有一点儿要攻击他们的意思,那些飞剑直接就刺入到了那些小鱼的体内,而那些小鱼也显得十分的惊慌,他们好像是没有想到,那些飞剑竟然会不受他们的影响,但是一切都晚了,那些飞剑直接就刺入到了小鱼的体内,把那些小鱼直接就给刺死了。

一看到飞剑已经把那些小鱼给刺死了,血杀宗所有弟子,全都松了口气,包括孙不遇他们在内,随后孙不遇马上就下令道:“快,铲除那些海葵,一定要注意海葵里面的攻击。”参谋应了一声,马上就把他的命令给传了下去。

而这时血杀宗弟子的飞剑,已经向那些海葵刺了过去,那些海葵好像是也感觉到了危险一样,那些好像花一样开放的海葵,一瞬间就全都收拢了起来,不好像是一个人被吓到了,正在缩着身子,小心的看着外面的敌人一样。

但是血杀宗的弟子,却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就见那些血杀宗弟子用的飞剑,直向那些海葵飞了过去,只要飞到海葵丛中,他们马上就会开始绞杀那些海葵,他们还真的不相信,那些海葵能挡得住他们的飞剑。

但是有的时候,事情可能就是这么的离奇,你越是觉得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越是有可能会发生。当血杀宗的弟子都以为,那些海葵不可能挡得住他们的攻击时,那些海葵却是用事实打了血杀宗弟子的脸。

就见那些飞剑进入到了海葵丛中之后,那些海葵就好像是在一瞬间被惊醒了一样,他们一直就伸散开了自己的身体,迎向了那些飞剑,那些飞剑直接就刺到了那些好像是柔软无比的海葵的身上,当是随后发生的事情,却是让血杀宗的弟子目瞪口呆,因为就在他们的注视之下,他们的那些飞剑,竟然直接就被那些伸展开的海葵,给弹了回来!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